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青文学!

首页 > 目录 > 《归麟变》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第二章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青袍龙葵子 2021-01-14 14:37:58
,登时粗声大骂出来:  “你是疯了吗?!”  -  -  来使一怔,好像养成被人这样埋怨,再度爽直地哈哈大笑出来。  他这一笑,扯动了脸上染血的纱布,眼瞅着纱布要不松动掉下;他用手按到,依旧吃吃笑不只。——对自己的恶作剧非常洋洋得意。  -  邓艾见他瞪大眼睛打量,犹豫地要摸这张纱布包裹,血污不堪的脸;最终又不好出手——。...

归麟变

推荐指数:10分

《归麟变》在线阅读

  -

  邓艾拖着来使进大帐,把此人按在主座上。

  他瞪大眼睛打量,犹豫地要摸这张纱布包裹,血污不堪的脸;最终又不好出手——

  -

  “是……是……你吗?”

  邓艾说话十分费力。

  -

  “不是我!再猜?”

  特派来使正坐在主座上,威风凛凛。他慢慢摘下自己的头盔。大笑道:

  “吓了一跳吧?”

  -

  “你……”

  邓艾深吸一口气,籍以迅速平静。

  -

  来使眼望邓艾,等他下一句话。不料邓艾憋红了脸,顿时粗声怒骂起来:

  “你是疯了吗?!”

  -

  -

  来使一怔,似乎习惯被人这样抱怨,再次爽朗地大笑起来。

  他这一笑,扯动了脸上染血的纱布,眼看纱布要松动掉下;他用手按住,依旧吃吃笑不止。——对自己的恶作剧十分得意。

  -

  邓艾见状一惊:

  “受、受重伤了?!”

  -

  “哈哈哈——只是伪装。总不能顶着这张脸招摇过市——”

  这位男儿将脸上的脏布条匆匆摘下,弃在一旁,露出一张俊朗的脸。

  -

  这张脸虽然被污泥,血迹染花,却还是能瞧出棱角分明,英气非凡。——尤其一双漆墨点星的眼睛,明亮有光,令人鼓舞。

  -

  邓艾望见此人,一点不喜,反而发自肺腑地、苦恼喊道:

  ‘这是、为、为什么呀?!”

  -

  所思所虑一涌而出,堵塞口舌,邓艾反而比平日更难畅言。

  他终于发现能痛快吐槽是一样何等美好之事,此刻心里浮现的抱怨,写作文字,计数不下千万,化作唾沫星子,能立刻让眼前人洗一个澡。

  -

  他瞬间理解为何许多朝中同僚,谈起眼前这个人时,常常神态微妙,又意味相似:

  钟会之喈然失笑,贾充之抿嘴白眼,

  裴秀之吸气摇头,荀勖之掩口窃哂,

  荀顗之面无表情左眉暗暗一跳……

  悉数,隔空与邓艾心意相通:

  因为,天杀千刀的,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密使,竟然就是本该在千里之外坐镇,全军的灵魂人物,当不动如山的大将军——

  -

  司马昭本人。

  -

  -

  “子上!”

  司马昭灿烂的笑容让邓艾眼前一黑。——

  翻山越岭之难没有打击到这个男人,但眼前不靠谱的大将军,却硬把这猛汉的心脏吓得突突直跳——

  -

  他怎会突然亲临?这是什么新奇的部署?来了,为何又只有这些人马?

  窥这声势,怎么看都是偷偷跑来——

  -

  全军有谁知道这事?

  邓艾一身冷汗。再揣测这一路上的兵荒马乱,越想越心寒:

  万一这混世蛮子出了些事情,三军如何自处!天下如何自处?!……

  -

  “太、疯狂了啊、子上!”

  -

  你,以前就一直这样胡来吗?!

  邓艾在内心咆哮。

  -

  “正是!”

  不料,司马昭如闻其心声,竟受到鼓舞似的,立刻上前,高高兴兴握住邓艾的手。

  “当然疯狂,当然疯狂!”

  “士载,你取得了胜利时,我惊喜得夜不能寐!——我夜不能寐!一定要来见一见你!”

  -

  -

  “大将军,你……”

  这真诚而明朗的赞美,如果换一个环境,也许更让人温暖安慰。

  邓艾面对这位“主公”,怔怔失言半天,想到司马昭这一片热诚之心,终于闭眼长叹一声。苦笑作罢。

  -

  -

  踟蹰间,邓艾紧锁双眉,迟疑道:

  “来此地、到底……”

  -

  难道只是为了表扬我?

  -

  “我来事急,但已命人往你这处调兵。助你好好打下一战!”

  司马昭斩钉截铁。

  -

  听到司马昭往他这里调兵,邓艾心里反而不喜。脱口问道:

  “钟司徒那里……”

  -

  “士季么,(钟会的字)就不必来掺和啦!让他继续在剑阁和姜维捉虫吧!”

  “——拖住姜维也是功劳。料想对峙再苦,那辣姜也不能吞了他去。”

  说起钟会,司马昭半是玩笑;对这位“英才”的淡淡失望,拳拳偏爱,尽藏在这玩笑中。

  -

  -

  邓艾闻言,低低“哦”了一声。

  -

  司马昭抚掌,推心置腹:

  “接下来全看你啦!士载。咱们把成都城里那个暗愚的假皇帝,刘阿斗,从他瑟瑟发抖的被窝里拖出来。”

  “我要用麒麟赤焰刀的刀背,狠狠打他的屁股!”

  -

  他说得兴致勃勃,邓艾却愁眉不曾开,欲言又止。

  司马昭一怔,止口问道:

  “怎么?”

  -

  邓艾又踟蹰片刻,摇头道:

  “大将军啊。先别、惦记刘禅的、屁股啦。”

  -

  他说话粗直。抬手一指帐外成都城的方向,闷声叹息:

  “这城,不好打。”

  -

  邓艾愁眉如困兽,抱臂在帐内的羊皮地图前来回走动,一只手指着图上城内设施详尽的成都城,画圈点戳,引得司马昭死死望着地图;

  -

  戳了半天地图,邓艾口中苦于说不出大段道理,只得言简意赅:

  “成都城背山,墙高。人心齐。便能再扛。”

  -

  “硬攻;我们、现在不够。”

  “等援军;吴国、怕也就、来了……”

  “时机不妙、哇!”

  -

  司马昭听得明白,知道邓艾道理说得不错;

  他一拍桌面,斩钉截铁:

  -

  “那也要打!狠命打!——已经兵临城下了!血流成河,只看做命!”

  “何况姜维不在,蜀汉武将都死绝了,只剩下一群文臣,加一个刘姓缩头小乌龟,怕他什么?!”

  -

  -

  “也、不是。”

  邓艾突然说道。

  -

  司马昭又一怔。相处这片刻,已知邓艾说话不方便,每个字都吐露得难得,句句要当做金句来珍惜些听。听着听着,司马昭竟不由自主也跟着说话简短起来:

  “又怎么?”

  -

  “季汉、皇帝陛下……”

  不知何故,邓艾对敌方元首用上正式称呼。

  “属下已、见过一面。”

  -

  “咦?”

  -

  “不、不太是您、想的那样。”

  -

  “咦?!”

  -

  -

  邓艾皱着眉头,慢慢转身走到铠甲架前,抚摸架上另一具自己的铁甲。

  他的粗大的手指,抚摸到胸甲处一个明显的阙口。

  -

  “这是……他、给我留下的、伤痕。”

  -

  邓艾回头望着司马昭。

  -

  司马昭是个很机灵的人,已经能不必絮语而猜知邓艾的意思。他慢慢回到主座上坐好:

  “好。你仔细说给我听,我不打断你。”

  -

  邓艾点点头。刚要开口,司马昭突然忙笑着举手:

  “还是先等等!——麻烦邓将军给我弄些水来,我快渴疯啦——”

  -

  -

  02:

  -

  邓艾传令出去,清水立刻送进来两大壶——司马昭终于能洗净脸孔,一并仰头痛饮。

  又有士兵送入饮食:一碗肉汤,一盘豆子,一盘糯米饭糕,一盘冷了切块的白水煮咸肉。

  -

  眼看司马昭大口吃得贼香,又痛快又狼狈,怕是路上受苦不少。

  邓艾本来对这位“主公”心存戒备,现在见他这幅豪爽的吃相,却生出一分好感来。

  -

  司马昭大快朵颐,一边慢慢听着邓艾解释。

  -

  ……

  成都城中果然还有残余军力。

  邓艾长驱直入杀到城外时,遇到城中军队出城抵挡,双方一番恶战——

  -

  对方虽然以逸待劳,毕竟不如沙场老兵狠勇。几番杀得疲乏,终于败下阵来。

  -

  邓艾并无要一心全歼这支队伍的意思,见对方有败势,预备斩落对方首将后立刻收兵。那领头的将军身披凤凰赤焰甲,声音清亮,竟似是一名女子。

  -

  邓艾军正围住这名小将之时,从城中又杀出一队伏兵。

  这新杀出来的队伍正中,有一个身材娇小的男子十分引人注目:他身披华丽崭新的白银龙鳞战甲,戴攒珠璎珞冠,骑赤红髙马,华辔金鞭,手中一柄玄光惊鸿大弓,稳在阵心。

  -

  这男子拉满弓,连发三箭——一箭射中邓艾,一箭射中邓艾军旗。顿时为那小将(女将)解了围,女将顺势抢回自家阵中,隐入重甲之后。

  -

  对峙片刻,蜀军换过一次阵型;邓艾匆匆让退一箭之地,鸣金作罢。男子指挥军众收兵断后,居然不慌不乱。连物资也无残留太多——

  -

  邓艾从未听闻蜀军中有这样一个人物,想拍马近去,一探究竟;不料这男子被蜀军重重围住,兵马乱攒,旌旗如云,卷藏龙迹;邓艾连多看他一眼都不得。

  -

  只眼睁睁看蜀军待他如护性命至宝一般,随那人谨慎退回城去。

  =

  ***

  -

  “那个人……难道就是……”

  司马昭故事听得入神,一盘煮青豆也无心吃,胡乱用手背擦嘴,吮着指缝间的咸盐。

  -

  邓艾点点头。

  忽望见他嘴角有一粒豆渣,想伸手替他捻下,又不敢动手。

  -

  -

  ***

  邓艾回营,自然追问此人是谁。某些自绵竹归降的季汉蜀兵远远看见那个人的身影,突然哀哀放声大哭,说看来像是皇帝刘禅。——

  -

  “如今皇帝陛下亲自出战……必有死守殉城之意。”

  “我等有什么脸面先降贪生!”

  -

  降兵中传开此言,顿时哀声四起;

  不少人以头撞柱,以颈就剑,哭得十分痛心。

  -

  ……

  说到此,邓艾长叹一声:

  “他们……敬爱他……竟至如斯啊。”

  -

  -

  司马昭心里深处,微微一动。

  -

  长久以来,他随父兄意志,拿蜀地的刘禅当个玩笑,心中鄙夷甚多,却未曾细细想过一节:对方未必是不堪的人物。

  -

  他毕竟是那位传奇仁主【刘玄德】的后人。

  他毕竟是“卧龙”诸葛亮亲养辅佐的小皇帝。

  至今犹有姜维,诸葛瞻之流肯为他奋命抵死而忠。

  -

  从前耳闻臆度的刘阿斗,不值一思,一念。——而如今这样一个刘禅,却让司马昭心头惘然。

  -

  -

  ……

  “他肯战更好!——我要亲自见一见这位。看他到底什么手段?”

  司马昭眼睛里迸发出尖锐的光芒,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兴奋。兴奋的司马昭站起身来,原地走了一圈,又腾地坐下。

  -

  “再多说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司马昭追问。

  -

  “意外之妙。”

  邓艾上前,捡了几粒豆子,放进嘴中咀嚼。

  -

  -

  “他用什么武器?”

  “腰佩长剑。善射。似乎也会用槊——”

  -

  能马上挥槊,这已是不错的武功底子了。

  司马昭的眼睛又亮起来。

  -

  “长相呢?”

  -

  邓艾眯着眼睛,仔细回味许久,仿佛有些为难,终于简短说出两个字来。

  “好看。”

  -

  “……”

  (我。的。天。哪!)

  司马昭暗暗屏住呼吸。某根神经非常不合时宜地被挑起。

  -

  这个听来居然会一些武艺,而且还会带兵,甚至“好看”的刘禅,让他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引子 天下煞破 第一章 神秘来使 第二章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第三章 圣人犹有不能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