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青文学!

首页 > 目录 > 《斯巴达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不速之客

第一章 不速之客

曼哈顿计划 2021-02-23 18:27:47
流,再到华尔街的御用“周易研究专家”,一路走来,横贯人类发展中史。到了太空时代,这一行依然也没丝毫衰颓的迹象,不仅老当益壮,还有些百年老树开花后的迹象。  家住火星帝国“天山星”的刘云阳老先生是这样一位人物。据传老先生祖上是朱朱元璋的军师刘伯温。无论什么时代,无论科学多么发达,像巫师、算命先生之类的人物总有饭吃,而且日子过得还不错。这一行业可比古龙口中最古老的职业——杀手历史悠久得多,从远古时代的部落巫师开始,到封建时代的国师之流,再到华尔街的御用“周易研究专家”,一路走来,贯穿人类发展史。到了太空时代,这一行仍然没有丝毫衰微的迹象,不但老当益壮,还有些老树开花的迹象。。...

斯巴达克

推荐指数:10分

《斯巴达克》在线阅读

  宇宙无垠,容得下一切真理,也装得了所有荒谬。正因为人类永远不可能了解宇宙的全部奥秘,所以无论谁口中的真理,都可能是谬论。言多必有失,话说绝了准要出错,爱因斯坦也不敢说没有上帝,免得日后真去了人家的地盘尴尬。

  无论什么时代,无论科学多么发达,像巫师、算命先生之类的人物总有饭吃,而且日子过得还不错。这一行业可比古龙口中最古老的职业——杀手历史悠久得多,从远古时代的部落巫师开始,到封建时代的国师之流,再到华尔街的御用“周易研究专家”,一路走来,贯穿人类发展史。到了太空时代,这一行仍然没有丝毫衰微的迹象,不但老当益壮,还有些老树开花的迹象。

  家住火星帝国“天山星”的刘云阳老先生就是这样一位人物。据说老先生祖上是朱元璋的军师刘伯温。虽说隔了近千年,但他老刘家家学渊源,攀亲的功力盖世无双。想想当年汉中王刘备能不费吹灰之力,从中山靖王刘胜一百二十多个儿子里找到自己的祖宗,一顶皇叔的帽子戴得稳稳当当,卡特里娜飓风都吹不动,刘云阳老先生说他先祖是刘伯温也就可以理解了。刘老先生家世代从事看相算命这一行,据说其某位先人曾娶一位吉普赛女郎为妻,从此中西合璧,勘察寰宇玄妙的本事更上一层楼。再加上世代积累,这个家族成为这个时代首屈一指的,怎么说呢,就叫非主流古文化研究世家吧。

  这些非主流古文化研究世家,既然能勘破世间玄妙,那理解“与时俱进”的内涵就是小菜一碟。于是顺应时代潮流,当年在地球上专司寻龙点穴的,升级为星际选坟家,号称“寻天龙命脉,点地穴精华”,坐飞船俯瞰星海,气势不是当年穿草鞋,摇铃铛,持罗盘,观山川的祖师爷所能比拟。主攻看相算命的,如今扩大服务面,不但能给人看相,更开发出给机器人相面的方法,闲来也给诸如电脑、飞船之类的看看前程。虽说是同一型号,一条生产线上下来的东西,在这些人眼中,还是有蛛丝马迹可寻,左右着它们的前途命运。高深到这一步,铜钱塔罗牌水晶球之类就捉襟见肘了,这种“预言家”,动则配备万亿次计算机,以求预测结果的“科学合理性”。这些人一般收入颇丰,地位也高,不是一般人用得动的。

  刘老先生就一个“预言家”。其祖父曾准确预言了火星帝国的出现,父亲为连续预测五十六场角斗大赛结果,未曾失手。直到第五十七场马失前蹄,从此金盆洗手,杜门谢客,人虽去了,但江湖中还有他的传说。至于刘老先生本人,少年时意气风发,周游列国,有过许多奇遇,所以见识非凡,才智过人,再加上祖传的本事,成为这一行的泰斗级人物。能请动他老人家的,更是寥寥无几。

  今天的访客就是这少数几个人之一。

  刘老先生的书房宽敞明亮,清冽的阳光洒过,涤荡净一切尘埃。壁上挂着几幅唐汉时代流传下来的真迹,还有刘老本人的墨宝,笔迹如虬龙摆尾,惊鸿掠翼。下面一排檀木书架,摆着线装的孤本,最外面一本边缘有灼过得痕迹。几盆水仙娉娉婷婷,缸中金鱼念念有词。

  一张古拙的案几,两张舒适的摇椅,案几上是一把紫砂壶,两只茶碗,摇椅上是两个老者。

  刘云阳老先生须发皆白,骨骼清瘦,一领白袍胜雪,宛若老君东归,只差一头青牛。另一侧坐着一名老者,头发花白,灰面灰袍,眼中透着淡然,如看破红尘的老僧,似久居山林的隐者。不过你若真以为他是善良之辈,那就大错特错了。此人与“高洁”二字绝对是八竿子打不着,就是耶稣皈依了佛教,他也不可能动了归隐之心。此人就是当年搅动星际风云的混世魔王——罗云。

  罗云出身匪类,但聪明绝顶,不但是一股星际悍匪的头目,更是机器人设计大师。三大国先后出兵剿匪,损兵折将不少,不但无功而返,还让他的势力壮大了。后来接受火星帝国招安,在政府身居要职。刘云阳在游历时结识了还是个小喽啰的罗云,从此两人结下友谊,算来快一个世纪了。

  罗云在政坛叱咤风云,好不快活。不过话说回来,政海行舟,指不定哪天风涌海啸。罗云潇洒了这么多年,也是天仓满了,该他栽了。一场政治风暴袭来,无处可逃。加上罗云早年历史谈不上清白,对手新帐老账一起算,估计他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罗云是大智之人,看透了,也就安然了。但不甘心的念头多多少少还是有的,所以来找老友刘云阳。

  “看你罗长官这么淡定,还是第一回。”刘云阳捻着白须,目光深不可测。

  “算命的,你也用不着跟我打游击,那个我比你在行。”罗云喝一口茶,盯着刘云阳,那眼神阴毒,纵然刘神仙修养过人,还是觉得脊柱一阵冰凉。罗云收起目光,躺回椅中,仰面朝天,阖上双眼,随着椅子摇来摇去。“说吧,有出什么来就说什么。”

  刘云阳收起嬉皮笑脸,正色道:“你老兄怕是看不着下次的角斗大赛了。”

  “这我知道,”罗云依旧摇来摇去,“有我不知道的吗?”

  “只怕是没有,除非你把东西带进来。”刘云阳接口道,“你都计划好了,还找我干嘛?”

  罗云听完,腾地坐起来,不想椅子不受控制,差点闪了腰。罗云哈哈大笑:“好你个刘半仙,果然不同凡响,连这个都知道了。”轻轻说了句:“进来吧。”

  不多时,门口进来一个人影。身高两米来回,穿着一领黑袍,脑门锃亮,眉宇间有几分憨厚,乍看和罗云有些相似。这人手中端着一个盒子,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看来有些分量。上面密密麻麻,布满雕花,做工精致,但看上去隐约有些邪气。

  “别告诉我这是你儿子。”刘半仙站起身来,仔细打量着来人。虽然外表和人类没有两样,但刘神仙还是认出来那是一台机器人。

  “还真让你猜着了。”罗云也站起来,“这个机器人,耗费我三十年心血,今天就是想请你给它看看相。”

  “还有呢?”刘半仙看出罗云嘴里还留着一半话,追问道。

  “那盒子你留着,别人我不放心。”

  刘半仙取过盒子,来到墙角一副古画,那画中是一座高山,祥云飘渺,山下一僧,正在溪畔挑水。意境渺远,仿佛不在尘世在内。

  刘半仙口中念念有词,径直把那盒子伸向画中。盒子一接触画面,就像融化了一般,变成一泊黑色流体。在画面上来回滚动,最后在和尚身边又凝结成盒子,不过是画中的盒子,而不是实体。画中的僧人也活了一般,动了起来,端起盒子,朝刘半仙看过来。刘半仙拂拂袖子,说了句:“快去,别耽搁了。”那和尚点点头,把盒子掩在僧袍下,左右看了一眼,沿着画中青石台阶,撒腿就跑,仿佛偷肉吃被方丈发现了一样,一直奔到到山后,再也不出来了。尘埃落定,画还是那幅画,但僧人不见,岸边只剩下两只木桶,一根扁担。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但盒子没了。

  罗云揉揉眼,惊骇不已,继而反应过来,哈哈大笑:“你老兄恐怕又和老龙王做生意了吧,除了他那儿,别处没有这技术。”

  “被你看出来了。”刘云阳捻着须回头看看罗云,“旁人见了,肯定说我成了仙了。”

  忙完这一桩事,刘半仙随罗云走到呆在原地的黑袍机器人身边,像鉴赏工艺品一样围着它转了两三圈。初始白眉微蹙,不久仿佛恍然大悟,弯腰低头,侧脸看着罗云,脸上露出笑容。

  “我看这机器人没什么特别的,要你老兄花三十年造好,恐怕是材料上有天机了。”

  刘云阳袍袖一挥,说了句“跟我来”。他在前面带路,领着罗云和机器人走到内室。

  一条长长的甬道,尽头是“T”形路口。转过路口,一侧是一道紧闭的大门,两扇厚重的铅板门间,夹着一层力场门。门上镶着一层青铜,铸成古拙庄严的图案,仿佛来自文字记载以前的时代。处处透着神秘的气息,让人欲罢不能,又捉摸不透。

  另一侧通向一个大神坛。说它大,不但是因为这神坛占地面积不小,更因为它气度不凡,绝对是独一无二的。这神坛上面不但供着老君如来孔圣人,还有十字架水晶球牛顿画像,供桌上不但有香烛水果,还摆着试管显微镜游标卡尺。真是灵符与圣水齐飞,香烛共圣经一色。这种海纳百川的胸襟,一视同仁的态度,除了刘老先生这胸怀宽广的神坛,谁还能有?

  罗云看罢,不禁笑出声来:“我说你刘神仙到底拜的是哪位神仙,怎么从日本海往西,直到美国西海岸,凡是有点名头的没有你不拜的。哟,怎么还有杰克逊的磁带。”

  刘神仙正忙着开门,头也不回,匆匆答了句:“谁也不惹,没准哪天谁灵验了。”敢情他老人家把霰弹枪打鸟的思路活学活用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不速之客 第二章 暴风雨 第三章 斯巴达克1 第四章 斯巴达克2 第五章 觉醒的机器人 第六章 狮虎山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