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青文学!

首页 > 目录 > 《宇宙情报局》在线阅读 > 正文 谁是神经病

谁是神经病

周朗爱 2021-02-23 18:27:49
坐在了桌子对面,敢有任何动作,更有甚者连话都敢说,眼睛死盯着黑色美人的脸。  可恨的是,不明白怎么回事,这时候陆远的头顶上居然会出现了道强光,他一瞬间就被弥漫在聚光灯下,弄得跟审犯人似的。  “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叫我钟医生就也可以了!”女人坐在门开了,走进来一个穿黑色套装,黑色丝袜,黑色高跟鞋,戴黑框眼镜的漂亮姑娘,看年纪,跟陆远应该差不了多少。。...

宇宙情报局

推荐指数:10分

《宇宙情报局》在线阅读

  这时候,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陆远像是被电击了一样,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

  门开了,走进来一个穿黑色套装,黑色丝袜,黑色高跟鞋,戴黑框眼镜的漂亮姑娘,看年纪,跟陆远应该差不了多少。

  在这么一个满眼都是白色的病房里,有个黑色的性感美人出现,就像荒芜的沙漠里出现了片绿洲,又像即将溺水的人抓住了个游泳圈,心情可想而知。

  即使如此,陆远心里想的却是:终于能见着个正常人了!他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坐在了桌子对面,不敢有任何动作,甚至连话都不敢说,眼睛死盯着黑色美人的脸。

  可恶的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时候陆远的头顶上竟然出现了道强光,他瞬间就被笼罩在聚光灯下,弄得跟审犯人似的。

  “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叫我钟医生就可以了!”女人坐在了陆远对面,两人隔着桌子交谈,她把手里的文件夹轻轻地放在桌子上,她修长的右腿很随意地搭在左腿上,然后轻轻抖动,后来,高跟鞋几乎都是挂在脚尖上,就这样盯着陆远。这要是在平时,这么个一身黑色性感装备的姑娘坐在对面,他肯定得心猿意马,可现在,却有股说不出的瘆的慌,陆远的后背已经出冷汗了。

  “钟、、、钟医生好!”陆远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嗯,你好!”声音冷冰冰的。

  “知道自己症状的严重性吗?”

  陆远摇了摇头,一个字都不敢说。

  “放松点,我又不是母老虎,又不会吃人,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陆远也发现,自己现在坐的笔直,更像是个病人,听到这话,轻轻地向后靠了靠,算是回应她了。她的出现,似乎让自己的大脑活跃了不少,有一瞬间甚至联想到了某岛国的“爱情动作片”,渐渐地感到自己又像个正常人了。

  “钟医生,我真没病!”他小声说。

  钟医生盯着陆远,精致小巧而又精美绝伦的五官像块铁板,红色的双唇像滴着鲜血,身上时时散发着寒气。

  “我知道!”

  “你知道我没病?那还不赶紧放我出去!”

  “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权利,我只能告诉你,你目前的治疗由我负责,至于以后你能不能出去,什么时候出去,我也说不好,但是,现在,你必须配合我,懂吗?”

  陆远无奈地点了点头,心想,至少有机会证明自己没病了,面前这家伙冷是冷了点,但不管怎么说是个美女医生,总比面对那些穿白大褂的家伙强。

  钟医生拿起了面前的文件夹。

  “你叫陆远?”

  “对!”

  “23岁?”

  “对!”

  “社交媒体里叫‘夜空中最浪的星’?”

  “对,就是我!”

  钟医生看了眼陆远,又说了一遍:

  “你能不能放松点?”

  陆远深吸了口气,然后努力地挤出个笑脸,恨不得把所有讨好人的表情一次做个够,无奈对面的钟医生始终绷着脸,冷冰冰地一言不发。

  陆远心想反正也这样了,干脆爱咋咋地吧。把椅子往后挪了挪,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又把双脚搭在桌子上。

  “这样够放松了吧?美女!”

  “你叫我什么?”

  “美女啊,以前没人这么称呼过你吗?”

  钟医生笑了,虽然是冷笑,但却显得异常迷人。

  陆远顿时有点得寸进尺。

  “我把脚搭上桌子的瞬间,你的纤纤细腿停止了下抖动,挂在脚上的高跟鞋不自觉地掉在了地上,然后你又连续几次推了推眼镜,看样子,你的内心有点震惊、、、、”陆远说到这,停顿了一下,不敢再沿着这个话题说了,而是话锋一转,说:“如果我没猜错,你越来越觉得我是个正常人了,对不对?”

  “不错,配合的不错,我们继续!”

  “下一个问题,你周围人都说你‘骚浪贱’,爱装,爱吹牛,喜欢满口胡绉,还有人说你是最快乐的**丝,对此,你作何感想?”

  “医生,这跟我的病情没关系吧?”

  “你承认你是病人了?”

  陆远立刻满脸的玩世不恭。

  “如果活的自由自在也算有病的话,那我肯定是病人,而且病的不轻,已经病入骨髓了。”

  钟医生没理他,而是随手扔过来一张报纸。陆远识趣地拿了起来,只看了个标题,就吓出了一身冷汗!那标题是“惊!快递小哥连伤四人暴露神经病症!”

  看着这张报纸,陆远愣是好几分钟没回过神儿来。心想,他大爷的,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老子是个精神病了,周媚知道也就算了,可那个还没来得及认真表白的杨晨晨如果看到这张报纸,那可糟了。

  “作何感想?”钟医生看着陆远。

  陆远忽然一把把那张报纸撕得粉碎,双手都塞得满满地,然后天女散花般地把它们抛上天空,细小的报纸碎片飘飘洒洒地落下来。

  “爱他妈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现在只有一个请求!”

  钟医生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本来就精致的脸蛋更显得非常有气质,她认真地看着陆远。

  “哦,什么请求?”

  “我要上厕所!”

  “你是想走出这间屋子吧,我非常遗憾地告诉你,在没有通过治疗之前,你是走不出这里半步的!”

  陆远眼珠转了转,又耍起了无赖。

  “我真的要上厕所,你总不能让我一个大男人,一个要面子的大男人,在你这样的美女面前干点什么不雅的事吧?”说完,陆远把手伸出了裤子,做了个松裤腰带的动作。

  钟医生顿时尴尬起来,他没想到,这个所谓的“第七类生命体”的家伙竟这么无赖。

  在旁边更大的一个房间里,七八双眼睛都在盯着这里发生的一举一动。

  有个穿西装、打领带,看样子四五十岁的人应该是这里的头头,因为很明显,别的人都穿着白大褂,只有他穿着西装,别人都站着,只有他坐着,别人似乎都有点着急,只有他,稳稳地坐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吸着手里的“中华”烟。

  一个满头白发,且根根直立,略有些驼背的“医生”站到了这人旁边。

  “哼,让钟梅这么个小丫头去对付这个星球上最难缠的家伙,只有你想的出来!”

  “博士!稍安勿躁。”中年人的声音浑厚沉稳,而且有股不容抗拒的威严。

  “现在只是第二疗程,如果她不行,你再上,不是更好吗?”

  “时间,我们现在要争取时间!”博士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中年人扫了眼旁边的众人,淡淡地吐出个烟圈,说了句:“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白色鸟笼”里,钟梅和陆远继续着他们之间的谈话。

  “从你的表情能够看出来,你根本不想上厕所,不过是故意刁难我,我只能告诉你,如果我现在离开,会有人立刻喂你吃药!”

  “啊,是这样啊!”陆远顿时怂了。

  “还去不去厕所?”

  “其实我也没什么急的,还能憋住!”

  钟梅看了眼陆远,满意地笑了笑。

  “你前后喜欢过七八个姑娘,但是只对其中三个表白过,而且有两个明确的拒绝了你,而唯一答应你的那一个,在相处了几个月之后,也迅速的分手了,对不对?”

  “你管得着吗?”陆远有些恼火。

  钟梅尴尬了一下,的确,一上来就谈别人的糗事,谁也受不了。

  “你的爷爷是个将军,活了一百多岁,对不对?”

  陆远心中闪过一丝疑惑,面前这个人似乎调查过自己的底细,要不然自己的事他们怎么能知道的这么一清二楚。

  “对呀!”他漫不经心地敷衍着。

  “如果好好学习,你完全可以从最好的大学毕业,成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工程师,可你却选择了辍学,能不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陆远摸了摸自己厚厚的耳唇。

  “你到底是查户口还是给我治病啊?”

  钟梅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她精致的面孔略有些焦虑,额头已经有细微的汗水,早已经穿好了鞋子,端坐在陆远面前。

  “多了解些病人的情况,总归对治病有好处,我再强调一遍,你最好是配合我,要不然,在这里只能是关的时间更长一些!”

  “好、好、好!配合!配合!配合!你接着问吧!”

  钟梅一时语塞,忘了刚才说到哪儿了。陆远皮笑肉不笑地提醒说:“钟美女,说到我辍学的事儿了,这事儿其实也简单,跟你说吧,当时我就是想学比尔盖茨,做个有钱人,然后去改变世界!而且我坚信,即使现在我穷得叮当乱响,但总有一天我挣钱就跟捡钱似的,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这个答案不知道你满不满意?”

  “嗯,满意!”钟医生飞快地在纸上写着什么。

  “你不但有精神病,而且还有狂想症!”

  “我去!”陆远顿时很无语,霍地站了起来,一副士可忍孰不可忍的模样,挥舞着双手,瞪着他的细眼,语调也不自觉地提高了:

  “哪个年轻人没有梦想,我这梦想虽说大了点,可有些人不是比我更夸张吗?我又没想变成超人、变成蜘蛛侠去拯救世界,又没想跑到外太空去冒险,我就是想做个有钱人,有豪车、有大房子,然后帮帮那些穷困山区里的孩子,没事的时候雇点人去沙漠里面种种树,哪有困难了我就捐个千八百万的,怎么了,这也过分吗?”

  钟梅听的都快笑喷了,但生生又憋了回去。

  “嗯,你这个狂想症的症状还不算严重。”

  “钟医生,我到底是不是神经病啊?”

  钟梅反问:“你自己觉得呢?”

  “要是再这么治下去,我快变成神经病了!”

  “你最好不要对治疗有所抵制,这样对你的病情只会有害处,你听懂了没有?”

  陆远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靠在椅子上直摇头叹气。

  “到底谁是神经病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生于平凡 我不是神经病 谁是神经病 第三疗程 宇宙的尽头 蓝血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