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青文学!

首页 > 目录 > 《天殇,人类危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复仇”前奏

第五章 “复仇”前奏

张根龙 2021-05-04 19:35:29
措。  有的人乱想、乱猜,跟随龙宇莫名其妙地惊慌出来。  “喂,你们两个,别那样傻站着,赶紧帮龙宇搬个凳子回来。”  “唉,哥儿几个,都傻看个啥呀,回来帮个忙吧。”  “凳子别放那里,往这边挪一挪,对,对,就这儿,就这儿。”  “玄黎苍,他的头发飞散,面容恐怖,眼神飘忽慌乱,嘴唇发青颤抖。。...

  龙宇疯了一样逃回,已经是魂飞魄散。

  他的头发飞散,面容恐怖,眼神飘忽慌乱,嘴唇发青颤抖。

  轩辕潇睿不知就里,觉得好笑,取笑着说道:“哈哈哈,龙宇,你怎么这么‘犀利’,干脆去当丐帮帮主得了,哈哈哈。”

  龙宇目光呆滞、涣散,全身轻轻颤抖起来。

  轩辕潇睿一愣,心想:不好!

  其他人也是一惊:情况不妙!

  所有人立刻静了下来,紧张地望着龙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大伙静静地望着龙宇,不知所措。

  有的人乱想、乱猜,跟着龙宇莫名其妙地慌乱起来。

  “喂,你们两个,别那样傻站着,赶快帮龙宇搬个凳子过来。”

  “唉,哥儿几个,都傻看个啥呀,过来帮个忙吧。”

  “凳子别放那里,往这边挪一挪,对,对,就这儿,就这儿。”

  “玄黎苍,你去提个暖水瓶过来。”

  轩辕潇睿已经发现龙宇有些异常,立即招呼大家动了起来。

  他的目的是希望大家在动起来的同时,能够分散注意力,避免胡思乱想,引发无谓的恐慌。

  轩辕潇睿倒了一杯水,手搭在龙宇的肩上不断安抚着,说道:“别慌,别慌,先喝口水平静一下,你是咱们几个人当中最能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还有什么事儿能把你吓成这样?别急,慢慢来,慢慢来。”

  龙宇眼看着整个屋子的氛围因为自己而变得有些紧张,甚至有些人也因为受到自己的影响也有些心理骚动,内心更加不安。

  他暗暗告诫自己:不能慌,不能慌,冷静,冷静,再冷静,绝不能因为自己而影响了大家的情绪。

  其实,当一个人的心理真正受到恐怖和恐慌的吞噬之后,想要有意识压制它们在身上的表露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越想抑制,外在表现反而越明显,越突出。

  龙宇此时正处于这种情况。

  虽然他想着压抑和克制,希望情绪不要外露,以免引起大家心理骚动的共鸣,但是根本无济于事。

  龙宇用惊恐的眼神望望这个,又望望那个。

  他颤动着嘴唇,慌乱地喝了几口水。

  “太——太——可怕了……”

  “我——我——我们,唉,我——我们……”

  他抖动着嘴唇,吞吞吐吐、断断续续地讲述了与图门俊尧和势昊烨一同外出,遇到“美女蛇”、图门俊尧和势昊烨被“美女蛇”捕杀、自己又遇到“狮身人面兽”的经过。

  虽然龙宇讲的是断断续续,语句也不怎么连贯,但大家还是在他讲述的字里行间领会了他所要表达的含义。

  龙宇刚开始讲述时,有几个人还抱着好奇的心理在仔细听着,然而,随着事件的逐步进展,他们慢慢感到了心理的压力与恐惧,而且,这种心理情绪随着龙宇的讲述在迅速增加、不断上升。

  直到最后,在龙宇讲述结束的一瞬间,所有人就像被施了咒语一样,空气像是凝固了,大家的呼吸像是停止了,全部的动作也都停顿了。

  轩辕潇睿手中的水杯“啪啦”一声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撞击声。可这种刺耳的撞击声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反应。

  水杯掉在地上,水花四处飞散,溅到了几个人的鞋子上、裤腿上。

  然而,根本没有人关注掉在地上的水杯和溅到衣服上的水花。

  大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木然地、傻傻地、愣愣地站着、看着。

  轩辕潇睿首先反应过来。

  他强力压制着心中的慌乱,深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龙宇的肩膀,又抚摸着他的头,嘴里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好了,好了,没事,没事,都已经过去了,你先冷静冷静,咱们先不想这些事了,好吗?”

  接着又对大家说道:“好了,都散了吧,就这么大点事儿,大家先回去休息吧。”

  安顿好龙宇,轩辕潇睿才无所适从、不知所措地转身离去。

  从此,恐惧、惊恐和不安的情绪迅速在大家中间弥漫开来,扩散开去。

  轩辕潇睿看见玄黎苍独自一个人坐在一边自言自语,心中奇怪,说道:“呵呵,玄黎苍,你这个家伙,一个人在这儿念叨什么呢?”

  可玄黎苍根本没有反应,仍旧低着头,自言自语。

  轩辕潇睿更是好奇,大声喊道:“嗨!玄黎苍!你干什么呢!”

  玄黎苍吃了一惊,身体猛然一个哆嗦,像是从梦中惊醒一样,立即抬起头,用惊恐的眼神望着轩辕潇睿。

  轩辕潇睿猛然看到玄黎苍的脸庞,吓了一跳,心中深深一沉。

  玄黎苍的眼圈发黑,眼神无光,明显暴露出精神的萎靡与恍忽,肉乎乎的脸庞也明显消瘦了许多,原本几乎呈圆形的下巴像是被刀削过一样,呈现出尖尖的、突突的形状。

  轩辕潇睿下意识想到:玄黎苍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

  他赶紧蹲下来,关切地问道:“怎么啦?身体哪儿不舒服?让我看看。”说着,伸出手向他的额头摸去。

  玄黎苍扭头躲过轩辕潇睿伸过来的手,又回头对轩辕潇睿苦笑了一下,叹息了一声,说道:“唉!别摸了,哪儿有什么病啊,如果要说病的话,病主要在这儿。”说着,抬起手,轻轻指了指胸脯。

  轩辕潇睿心头猛然一紧,问道:“怎么?你有心脏病?严重么?来,快让我看看。”

  玄黎苍又是一次苦笑,说道:“哼哼,什么心脏病啊?我问你,近一阶段你睡得踏实吗?”

  轩辕潇睿一愣,随即尴尬地笑了笑,立刻明白了一切,说道:“噢,你说的是这个呀!”

  他的脸沉下来,接着说道:“是啊,近一段时间来,我晚上也是根本不敢睡觉,即使睡着了,也会做一些奇怪的噩梦,很快就会被噩梦惊醒。”

  “你以为就你有这种情况啊,实际上,好几个人都是这样子呢。”玄黎苍又压低了声音,悄悄说道:“告诉你啊,我知道有两个人近期可能就没合过眼呢,担惊受怕的情况比我还严重许多呢。”

  “所以呢,好长时间了,我总感到精神恍惚,整个人几乎都要崩溃了,不过,我估计呀,其他人可能跟我也差不多吧,嗯,当然,也有比我还严重的呢。”

  轩辕潇睿心中暗暗想道:这可怎么是好?像这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长期这么下去,总不是个办法啊!

  龙宇恍如隔世。

  他看到大家度日如年的心境和处境,心情格外沉重和焦急,心想:如果让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我们的希望在哪里?我们的出路在哪里?我们未来将向哪里去?

  不行,这样的恐怖氛围绝对不行,绝不能让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了。

  那么,究竟怎样才能改变这种现状呢?怎样做才能解决这个难题呢?

  他苦思冥想,始终没有一个比较成熟的思路,更是没有找到一种可行的方法。

  龙宇愈发焦急。

  然而,越是焦急,头脑越乱;头脑越乱,越是理不出个头绪,心理和思维完全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状态。

  在这种心境下,他确实感到无从着手,也实在是无能为力,以至于有一种自暴自弃、顺其自然的念头。

  龙宇情绪低落,一个人在屋子外的空地上漫无目的地来回踱步,低头思考。

  他看到地面上的小石块,随手捡起来看了看,毫无目的地使劲扔了出去。

  “嗖——”

  小石块带着风声飞了出去。

  “砰”

  小石块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发出一声闷响。

  听到响声,龙宇灵光一闪,突然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与兴奋。

  “喂,轩辕潇睿,走,咱们到那边,商量个事儿。”龙宇找到轩辕潇,悄悄说道。

  “什么事儿,那么神秘?搞得跟真的似的。”轩辕潇睿调侃着回应。

  “甭管什么事儿,一会儿就知道了。”

  龙宇沉着脸,神情异常严肃地说道:“轩辕潇睿,我刚才突然想到一个比较大胆的想法,但是有些冒险,很有可能会付出比较大的代价。然而,我权衡再三,再没有比这个更可行的办法了。”

  轩辕潇睿仔细看了看龙宇,立即意识到龙宇在做着一个重大决定,问道:“呵,你这个家伙,有什么好办法?需要冒多大的风险,还值得如此当真?”

  龙宇脸上立刻露出一种恶狠狠的表情。

  他咬了咬牙,圆睁怒目,用手作了一个刀劈的动作,说道:“杀了那两个美女蛇!”

  轩辕潇睿一愣,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立刻捏了捏自己的耳朵,又伸手用手背贴着龙宇的额头,说道:“你——你——没做梦吧?没发烧呀,怎么说起了胡话呢。”

  龙宇仍是圆睁怒目,举手拨开轩辕潇睿轻贴在额头上的手,继续延着自己的思路,接着说道:“摸什么摸,别摸了。我仔细想过了,只有杀了那两个东西,为图门俊尧和势昊烨了报仇,咱们才能安心,所有人的紧张情绪才能平复下来。”

  “要不然像现在这个样子,整天提心吊胆、惊恐异常、无趣郁闷地过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哇?你说呢?”

  两个人都静了下来。

  龙宇紧盯着轩辕潇睿。

  轩辕潇睿紧锁着眉头默默低头思考。

  “你倒是说话呀。哑巴啦?”

  好长时间过去,龙宇催促着轩辕潇睿。

  轩辕潇睿抬起头,表情异常严肃。

  他说道:“是的,你说得是有道理,不杀了那两个东西,以后究竟还会发生什么事情,谁说得清楚?对,只要杀了那两个东西,才能为失去的两个同伴报仇,也才能缓解目前的恐惧情绪,活跃生活氛围,你的这个主意我举双手赞成。”

  轩辕潇睿稍稍作了停顿,接着说道:“不过,虽然我认为你这个想法确实是好,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从根本上消除大家的心头之患。但是如果想真正实施起来,不知你想过没有,依照我们目前的情况,恐怕不太现实。”

  龙宇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轩辕潇睿,问道:“是吗?那你好好说说,你主要担心的都有哪些问题?”

  轩辕潇睿沉默了一会儿,理了理思路。

  “你想想,我们对这里的环境根本不熟悉,外面究竟是什么状况,具体有什么危险,大家都不清楚。虽然你出去过,但是,我想你恐怕也不过是见了个皮毛。真正是什么状况、有什么危险,出去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我想你一定也是一抹黑,说不清楚。”

  “再说,要干这件事情,可不是像咱们两个人用嘴说说这么简单,弄不好要出人命的,知道么?还有,干这件事情的具体方法是什么?用什么样的武器?解决武器的途径是什么?还有一点必须注意,那就是你遇到的那个‘狮身人面兽’,会不会对咱们有威胁?应当采取哪些防范措施?这些都是需要事先考虑清楚的,明白么?”

  听轩辕潇睿说完,龙宇也低头沉思了一会儿。

  “你所说的这些因素我都考虑过了。我感到环境应该不存在问题。我们出去的时候,已经对周围的环境进行了仔细观察。我们发现,外面非常安静,能动的东西少之又少。出去了那么长的时间,我们除了见到那两个东西和‘狮身人面兽’之外,再也没有见到过其它任何会动的东西。我想,假如咱们要出去,警惕性高一些,再多加一些防备措施应该是可以的,不会有多大问题。”

  “至于说到‘狮身人面兽’,我觉得它应该不会对我们有任何的威胁。为什么呢?你想一想就能明白了。假如它想杀我或者是想伤害我,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很容易就能把我收拾了,何必给我一次逃命的机会,等到第二次再下手?再说,从那天的总体情况来看,在事情发生的整个过程中,它好像并没有伤害我的意思,相反的却是在救我,劝我不要冒险,使我免于那两个东西的毒手。所以,我感觉它不但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威胁,相反的,它还有可能帮助咱们。”

  “你说到的武器问题,我也仔细想过了,也仔细观察过了,咱们就根据房前屋内现成的金属材料和其它材料,就地取材,加工做成几把刀、几张弓箭应该是没问题的。”

  轩辕潇睿听了龙宇的想法,低头沉思,不再说话。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

  “你是怎么想的?快说说吧,让我一直在这儿等着恐怕不是个事儿吧?”龙宇催促着说道。

  轩辕潇睿看着龙宇,说道:“在咱们所有人当中,目前只有你到外面去过,具体情况你应当是最熟悉的,而且也只有你见过那两个东西,所以,你是最有发言权的。”

  “你考虑得已经非常全面了,应当说该想到的困难都想到了,目前,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再没有任何的疑问了。”

  他停顿了一下,仔细想了想,很认真地说道:“没有了,确实再没有问题了,你已经考虑得很全面了。”

  说着,轩辕潇睿突然抬起头,紧紧地盯着龙宇,脸上做出一付怪像,从嘴角挤出两声坏笑,说道:“嘿嘿,你这个龙宇,怎么能够突然想到这么一个馊点子呢?说实话,近一段时间大家都在想办法,但都没辙,谁知道却被你这么轻而易举解决了,而且还考虑那么全面,佩服呀!”

  最后,又阴阳怪气地说道:“确实再没有疑问了。没辙呀。咦,我就奇了怪了,你这个脑瓜子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呀,怎么就能想出这么个怪招呢?”

  龙宇见轩辕潇睿开起了玩笑,知道他是想调节一下长时间以来由于巨大的心里负担所造成的紧张气氛,缓和一下两个人的紧张情绪,舒解一下长时间在恐惧氛围中造成的巨大心理压力。

  他心领神会,抬手推了一把轩辕潇睿,说道:“去,去,去,你这是什么话?什么怪招不怪招的,这叫‘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会不会说话呀你?”

  “另外,我跟你说啊,这个事儿我可没有逼你啊,你想参与,行,不想参与,也行,随着你选。”

  “嗨,你说什么来着?不想让我参与是吗?想都别想,既然我知道了,就得有我一份,谁也别想抢。好朋友嘛,见个面,分一半嘛,你说是不是?”

  两个人说着,推推搡搡,互相之间逗着笑、取着乐。

  过了一会儿,轩辕潇睿突然挡住龙宇开玩笑推过来的手,脸色沉下来,非常严肃而且非常认真地说:“对,成与不成,赌一把,干一票,不成功,便成仁,总比在这儿不死不活、胆颤心惊要痛快,干!坚决要干!”

  这简短的交流,使两个年轻人终于想到了一起,找到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虽然还不知道最终的结果如何,但他们毕竟找到了摆脱困境的具体方法。而且依据实际情况而言,他们找到的是唯一一种可行而有效的方法。有了这一共同的目标,他们就像在长时间的寻觅下终于找到了一把能够开启心灵死结的钥匙一样,心头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愉悦之感。

  取得了统一的认识,他们又根据行动的最终目标,结合实际情况,商量了武器的制作方法、参加行动的人数、行动前路线的勘察、人员分工、可能遇到各种情况的处置方法。

  一切都在秘密地、紧张地、按计划顺利进行。

  武器很快制作完成。

  根据材料和实际条件,共制作了四件原始武器,分别是一把大型刀,两把小型刀,一张弓箭。

  从形状和外表来看,四件武器虽然不是所谓的正规式样,但材质和性能却是异常地好。

  无论是大型刀还是小型刀,刀口都锋利无比。

  弓箭的弓和弦非常有力,张弛适宜,用起来非常顺手。

  轩辕潇睿一次又一次地拿起武器,看了又看,试了又试,啧啧地称赞道:“龙宇,我发现自己的能力越来越强了,看,这么漂亮的刀具和弓箭都能做出来,我真是对自己有点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龙宇看着他那得意忘形、沾沾自喜的样子,心中不由好笑,也开玩笑地说道:“我呸——你别自恋了,刚刚做出点事儿来,就不知天高地厚了,如果你真的杀了那两个东西,那才算你的能耐。”

  轩辕潇睿呵呵一笑,说道:“那没问题,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不敢说像那关公的出五关、斩六将,但一定能够提着那两个东西的首级向你请功。”

  他说完,便转过头,又盯着那几件武器,心里美滋滋地欣赏着。

  与轩辕潇睿开着玩笑,龙宇心里异常放松,在无意中平添了许多信心。

  龙宇接着说道:“你就吹吧,使劲吹吧,我看你能把咱们头上的穹顶吹破。”

  “唉!你还别说,说不定我可能就把这3号基地的穹顶给吹破了。”

  “行了,说你胖,你就喘,给你个竹竿就往上爬,别再吹了。对了,轩辕潇睿,你先别自我欣赏了,跟你商量件事儿。”

  听到龙宇要商量正事儿,轩辕潇睿一边恋恋不舍地回头看看自己亲手制作的武器,一边走向龙宇,问道:“什么事儿?”

  “我想问你,咱们的行动,你考虑过其他的人选吗?”

  轩辕潇睿双臂交叉于胸前,随后一只手轻轻地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实际上,在制作武器的过程中我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我认为,人选的条件最起码要从身体与反应两个方面考虑。嗯——身体必须壮实、反应要灵敏、头脑要灵活。”

  “那你有没有具体的人选呢?”

  轩辕潇睿看到龙宇一边听着自己说话,一边不住地点头,便继续说道:“根据我的观察,我认为剑荣逸、机旭擎两个人比较理想一些,你说呢?”

  龙宇眼睛一亮,双手一拍,说道:“忒好了,咱们这是想到一块儿去了,在我心中,最佳人选也是他们两个。听说他们一个参加过省上的射箭比赛,一个参加过市上的武术比赛,对吧?”

  龙宇刚说完,又犹豫着说道:“还不知道他们两个是怎么想的呢。”

  “肯定没问题,要不,咱们现在就叫他们过来问问?”

  果然不出轩辕潇睿所料,当剑荣逸、机旭擎听到龙宇和轩辕潇睿的计划时,显得异常兴奋。

  “呵,这么好的事儿,想到我就对了。”

  “那当然,你们看我这付身板,看我这个模样,叫上我就是你们最好的选择。”

  “告诉你们,我可是我们学校少有的体育健将,没有人能比得上我的。”

  剑荣逸看了看龙宇、轩辕潇睿、机旭擎,突然说道:“哎,我看咱们就叫‘******’,怎么样?”

  “我呸,‘******’太难听了,还不如叫‘四人行动小组’呢,那多文雅,而且还有霸气。”

  “对,对,对,就叫‘四人行动小组’吧。”

  “我同意。”

  “我也同意。”

  “同意。”

  兴奋之余,合计结束。龙宇根据四个人各自的身体特点、行为习惯和心理喜好,将武器分配到个人手中。

  龙宇分到的是大型刀,剑荣逸拿到的是弓箭,轩辕潇睿与机旭擎用的是小型刀。

  “四人行动小组”在龙宇的带领下,在较短的时间内,对行动路线和行动现场进行了秘密地详尽侦察,并根据侦察结果,规划了行动路线,确定了每个人的战斗位置、行动方法及具体任务。

  为了确保每个人都能够任务明确,职责清晰,他们还根据侦察结果和每个人的任务,勾画出了任务分解示意图,要求每个人将所有内容熟记于心。

  在随后较长的时间里,“四人行动小组”结合任务的总体目标、并针对每个人所担负的具体任务进行了具有针对性的训练。

  为了确保行动的准确性和行动任务的顺利完成,在单个训练、针对性训练结束后,“四人行动小组”还进行了四、五次的综合模拟训练和整体推演。

  对于龙宇来说,自己已经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亲眼目睹了生死的残酷,他的心情相对平静一些。

  而对于轩辕潇睿、剑荣逸、机旭擎来说,生死博弈毕竟是第一次,他们根本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生死大考,甚至没有听说过真正生死场面的惨烈,三个人自始至终显得既紧张,又兴奋,而更多的则是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

  对于这些,龙宇心里既高兴,又担心。

  高兴的是大家信心十足,有干劲,有冲劲,这是顺利完成任务的前提和基础。

  担心的是他们没有经过真正的生死历练,无论是思想上或是行动上都有着年轻人所共有的冲劲十足,想法简单的缺点。他们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一般都不可能正确认识和了解对手的真正情况和实力,对可能遇到的困难和问题估计不足,想法有时过于简单,解决困难和问题的办法不多。更何况此去要直接面对生死,只凭着年轻人的冲劲和鲁莽劲,后果实再是无法预料。

  因此,“四人行动小组”在训练之余,龙宇都要强调一定要冷静面对,目的是提醒所有人要克服头脑中的鲁莽思想和行动上的鲁莽做法,以冷静、机敏、沉稳、果敢的状态迎接即将到来的生死决战。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归途遇险 第二章 大地震被劫 第三章 3号基地与梦 第四章 噩梦来袭 第五章 “复仇”前奏 第六章 斩杀“美女蛇”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