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更新时间:2021-04-06 12:30:32

重生之绝世仙王 连载中

重生之绝世仙王

编辑:朱唇点点醉作者:一烨清风分类:架空历史 主角:莫安,杨锌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仙尊重生归来却被告知戴上绿帽?一代妖孽誓将所有欺辱他的人通通踩在脚下,夺回属于他的一切,且看仙尊归来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而今日,正是林家大小姐林若梦与一个不知名少年的婚礼。。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都市仙王重生漫画土豪  仙王重生回地球  都市仙王重生漫画  都市之仙王重生  重生之最强仙王  重生之绝世仙王下载  重生之绝世仙王莫安  

精彩情节:

    燕京市林家,是一个名声响亮的豪门贵族。

    而今日,正是林家大小姐林若梦与一个不知名少年的婚礼。

    全国各地的名门贵族都来赴宴,光是随的礼就已经破了十亿,婚礼上座的每一位都是一抬脚就能让地区颤抖的大人物。

    而此刻婚礼却出现差池,身为新郎的少年呆呆的望着屏幕上放映的照片,表情沉默。

    屏幕上放着新娘林若梦的照片,凌乱的衣衫包裹着她,修长的双腿正缠住了另一个男人的腰。

    刺激的场面让盛大的婚礼安静如无人,就连礼仪也不知道说什么才能打破尴尬的气氛。

    台下一名贵妇由于刺激过大而瘫在地上,就连一旁那位沉稳的中年人也是面色苍白。

    林家,为何要这样对待他家安儿!

    在如此盛大的结婚典礼上,新娘被爆出这等照片,无异于直接承认出.轨,这是在狠狠打新郎的耳光。

    但台下短暂的安静过后,却突然哄笑出声。

    “我就奇怪来着,林若梦那妖精般的身材和恐怖的家庭背景,怎么会和一个废物结婚。”

    “莫家一帮废物也不好好照照镜子,还真当他们是以前的莫家?现在好了,婚礼上就直接给他家来了顶绿帽。”

    更有欺人太甚者,指着少年的鼻子骂了两声。

    少年恍若未闻,他不仅不生气,反而巨大的喜悦将他包裹。

    “我这是…回来了?”

    看上去二十岁出头的少年低声呢喃,眼睛不断的扫视着周围。

    这个场景他太熟悉了,哪怕他曾经是高高在上的仙王,都会忍不住想起。

    少年名叫莫安,是仙界到目前为止顶尖的妖孽人物,仅仅修行了百年便走上仙王的位置,统一仙界。

    可惜他对于人间有过深的执念,在师父带他进入修仙界之前,失去父母的打击让他差点跳楼,而这一切的原因,都归根于眼前的林家!

    入修仙界前发生的一切都被他记在心中,导致道心不稳从而引发心魔,又被最器重的徒弟背叛,徒弟联合三大仙帝偷袭自己,最终他落得个魂飞魄散的结局。

    但谁也想不到,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仙王不但没死,反而用仙器撕裂空间,重生回到了少年时代。

    莫安挣了挣双手,摸着脖颈上依旧存在的吊坠,缓缓掀起嘴角:“我的好徒儿,还有那几个杂碎,你们想怎么死?”

    莫安扫了眼屏幕上的照片,上一世的记忆翻涌而来。

    眼前这个祸国殃民的女人,还真是费尽心机的不和他这个废物结婚呢。

    当看到台下昏过去的母亲时,他的心突然被人猛的一拽,就连眼眶也湿润了。

    上一世莫安游手好闲,母亲为了他可以过上好日子,简直是操碎了心。

    如果不是为了自己,一向要强的母亲不可能会卑贱的去求林家,甚至用林家和莫老的约定威胁。

    但林家的狠辣终归是母亲想不到的,还有林若梦那傲慢的态度,简直该死……

    莫安挥了挥思绪,目光瞬间锁定林若梦:“为何?”

    林若梦还没开口,她的弟弟抢先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姐出.轨怎么了?就莫家这副丧家犬的样子,你还敢介意?”

    “老老实实做你的接盘侠,以后我姐哪怕带人来家里,你也得在一旁乖……”

    “啪!”

    话音未落,响亮的巴掌声便响彻了整个大厅。

    “本王没问你,你插什么嘴?”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林家其他人不由得愣神,这出了名的怂货,今天是怎么了?

    林若梦的弟弟心里涌起怒火,脸上的疼痛让他感到丢脸。

    可看到莫安那平静的眼眸,他居然生不出还手的想法。

    他突然感觉莫安就像那俯瞰众生的王!

    “为何?”莫安古井无波的眼眸就这么看着林若梦,前世的记忆在提醒自己,出.轨只是林若梦摆出来的东西。

    像她这样高傲的女人,怎么可能去做如此下三滥的事情。

    但这正是让他所恼火的,他莫安到底得有多没用,他爸妈得有多卑贱,林若梦才会宁愿去找人摆拍出.轨,也不愿和他莫安结婚!

    连她林家的名声都可以弃置不顾,非要和自己离婚,他到底是有多讨嫌!

    林若梦漂亮的眼睛轻轻眨动,她突然感觉自己的行动被看穿,但这并不能影响她做的一切。

    莫安这种人,岂能配的上她?

    “莫安,大家都明事理,你们家应该要懂,癞蛤蟆终究是吃不到白天鹅。”

    “想要抱大腿,不止是跪着求人,和拿那慕名须有的指腹为婚就能做到的。”

    莫安没有说话,这不就是林若梦的想法吗。

    可他的记忆里,林家可不仅仅踩了自己和莫家一脚,在他28岁的时候,林家逼死自己的父母,同时吞并莫家!

    “明白了,你是想让我休掉你。”

    莫安直接从礼仪那取来纸笔,大手一落,洋洋洒洒写下几个大字,而当头最显眼的则是那‘休’字!

    “的确,一个林家而已,又岂能与我莫家比。”

    “这婚不结也行!”

    话落,一纸休书就这么落在林若梦这个天之骄女面前。

    莫家那几位震惊,然而就连林家的人也都在震惊当中。

    哪怕是高高在上的林若梦,此刻也是咬紧了一口银牙,她从未想过莫安竟是如此态度。

    她从未想过,以自己那高不可攀的身份,会被一个废物写上休书。

    林家家主,也就是林若梦的父亲,他阴沉个脸,看着台上那气势十足的年轻人,缓缓直起了身。

    “莫安,我可以让你出不了这个门,莫家……”

    “不,你应该害怕的是三年后,林家被我踩在脚下!”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谁又能断定他这个穷少年翻不了身。

    曾经就连整个仙界都被莫安踩在脚下,一个小小的林家,又何惧!

    “小子,有傲气是好事,可不知天高地厚,就是笑话了。”

    林家家主林摄一旁的一个老头子震了震拐杖,厉声道。

    他是林家的几位元老之一,知晓林家树大根深,光林家遍布全国的企业便有数十所。

    至于林家的关系更是犹如蛛网般密布,一颗扎根于土壤的大树,根的深度是想象不到的。

    别说三年,哪怕给个三十年,莫安又怎么证明推倒他们林家?

    “笑话?”莫安并没有再说什么,他走下去背起自己母亲。

    今日之辱他记下了,上世的仇恨他更不可能忘记。

    现在的他刚刚重生,体内灵气没有多少,但只要胸前有那吊坠,加上他的修行天赋,怎么会担心回不到巅峰?

    三年并没有夸大,推翻林家,甚至不用三年!

    莫安背着母亲,对父亲微微一笑,上一世,他硬气的父亲就是应了过刚易折那句话。

    但却真的为他曾经这个败家子撑起了一片天。

    在上世婚礼,林若梦被爆出出.轨后,莫安愤然离去,为了能让莫安在人前不用低头,这位看似和气的中年人只用了短短五年时间,硬是将衰败的莫家重新整合到了豪门的门槛。

    可百亿的身价,在林家眼里也不过是蚍蜉撼树,随口便是吞下了势头正猛的莫家。

    看着自己撑起的家族一夕之间消失,中年人于悲痛中过世。

    想起这一切,莫安攥紧拳头,在心中承诺:“爸妈,既然我重活在这世上,便不会让你们再受半点委屈!”

    可他还没走出婚礼大厅,后方一个嚣张的声音响起:“打了我一巴掌,就想这么一走了之?”

    莫安没有理会这句话,继续往大厅门口走去,既然已经和林家势不两立,那便已经有了准备。

    也正因他如此不把林若梦的弟弟放在眼里,彻底将弟弟惹怒。

    “把他给我拦下,打个半残,然后丢出去示众。什么时候一只狗也敢和林家叫板!”

    随着林若梦弟弟的命令,数十名体格强健的保镖将莫安三人团团围住。

    林若梦的弟弟面目狰狞,残忍的笑着,他已经想象到莫安跪在自己面前求饶。这小杂种刚开始的确吓到了他,可等他反应过来,发现林家的保镖,立刻就有了底气。

    台下坐着的其他大佬丝毫没有站出来打圆场的意思,为了一个落魄的莫家从而得罪林家,不值。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莫安即将跪在地上求饶的时候,门口响起一声巨响。

    为首的保镖头子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迎宾台上,眼睛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剩下的保镖则呆呆的站在原地,没人敢上前找死。

    而那位背着母亲的年轻人,只打出了一拳。

    一拳之下,再无人敢阻拦!

    莫安的背影逐渐模糊,只留下剩余一片满脸震惊的众人。

    林若梦呆愣的看着莫安离去的背影,过了许久,最后哽涩道:“这个废物......变了。”

    ……

    九月的苏城格外炎热,熏的人只想懒散的窝在家里吹着空调,而坐落在郊外的苏南大学却很是热闹。

    今天是苏南大学开学的日子,很多各种风格的漂亮女孩露出雪白的大腿,秀丽的长发,正向着这所学校款款走来。

    苏城是一座文化底蕴十分充足的城市,光史书上对这座城市的赞美之诗便不下千首。

    它就像大家闺秀,吸引着千古名人不顾辛苦奔波于此。而苏城的水亦是养人,这里的姑娘个个生得美丽。光是在苏南大学门口行走的随便一个女孩,便是让人彻底明白如何叫做秀色可餐。

    人群中,一位穿着素白衣服的姑娘及其惹眼,她略带焦虑的望着四周,像是在找着什么,哪怕一旁有些高富帅忍不住上前搭讪也被她忽略。

    “怎么还没到,还真是一点都不守时呢。”这位清丽脱俗的女子撩起额前的长发,就连一个简单的动作便让身旁不少男生为之动容。

    不远的一处,莫安甩着破旧的书包正朝着女子跑去。

    经过这三个月的修复,他的灵气已经开始逐渐苏醒,而林家也将结婚当日的消息彻底封锁,对外扬言莫安是被他们休弃掉的废婿。

    当莫安走到那清丽女子面前时,上一世所有的思念,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要说上一世他最亏欠的人是谁,那便是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了。数十年的等待,莫安并不知晓女子的心。

    女子为了莫家能够壮大起来,最后远嫁,在莫家这颗大树轰然倒塌后,她长跪三天三夜,眼泪也流干了。

    这个为莫安操碎一颗心的姑娘,最后也没有一个好下场,甚至为了莫安,沦落成为他人的玩物……

    莫安不敢再往下想,双目开始湿润起来。他的道心,似乎也并没有他想的这般坚不可摧。

    眼前这位女子,便可让他的千古道心支离瓦解。

    “姐……”

    见莫安这副样子,谢苗苗温柔的摸了摸莫安的头:“傻瓜,林家那姑娘的确心高气傲,你受挫也是很正常的。”

    “我家安可没别人说的那么没用,等安长大了,到那一天他们林家的人求着把女儿嫁过来,我们安儿都不要。”

    “嗯!”莫安重重的点了点头,这一刻的他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依偎在谢苗苗的怀里。

    他想念了这个拥抱百年有余!

    谢苗苗任由这个弟弟抱着自己,心想这对莫安打击应该挺大。

    虽然她是莫家收养的养女,但莫安从小把她当亲姐姐,不让佣人欺负她。

    但谢苗苗又如何没有把这个小子,当做自己最亲的人呢?

    “苗苗,你也来迎新啊。”

    一个粗犷的声音将姐弟之间的温馨打破,莫安抬起头,看向了声音传出来的方向。

    来人看起来十分壮硕,身穿得体的西装,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可当此人看清莫安时,脸色直接明显表现出不屑。

    “哦,这个被林家休出门的废物也在。”

    莫安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他要是没记错,这人名字叫高壮实,是跆拳社的一名成员,更是谢苗苗的追求者之一。

    上一世他可把莫安欺负惨了,这人仗着自己有点肌肉,家里又有几个钱,经常拖着莫安去社团当靶子。

    至于为什么,无非就是他想让莫安帮自己追谢苗苗,莫安的拒绝让他羞怒了。

    这人看起来爽朗,实则喜欢死缠烂打,被谢苗苗拒绝了不下十次,还是天天变着花样堵谢苗苗,就算谢苗苗再拒绝一次,他也会强行拽着谢苗苗的手去吃饭。

    “安,走吧?”

    谢苗苗不想和这人纠缠,拉着莫安的手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高壮实见女神要走,直接一把钳住了谢苗苗的手臂:“苗苗,别着急走啊,你看马上毕业了,现在的工作你也知道难找,我托我家里人给你找一份工作怎么样?”

    高壮实说到此处,眼神还特意瞥了一眼莫安:“你和这个废物呆在一块儿,他能给你什么好处?别人要是欺负你,他连……”

    高壮实话还没说完,莫安直接打断了他:“把你那只脏手拿开。”

    高壮实听见之后愣了一下,随后猖狂的大笑声响彻了整个校门。

    他将手放在耳朵边,夸张的说:“请问莫大少爷,是我刚才听错了?”

    “让我把手放开?喂!大家过来看看,咱们学校这个出了名的废物,他让我把手放开。”

    高壮实对着附近几个朋友疯狂招手,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也是,之前莫安来苏南大学两年了,又因为谢苗苗的美貌,他被别人欺负了两年。

    高壮实欺负莫安的次数哪怕没有一百次也有八十次,想不到今天莫安居然敢威胁他。

    不知道莫安究竟是被林家赶出来给气的没了脑子,还是忘了高壮实曾经是怎么拿他当靶子打了!

    “哎哟壮哥,你也理解一下人家嘛,估计他本来想去林家傍大腿,结果谁知道被赶出门了。”一个瘦子嘿嘿贱笑着,想看莫安出丑。

    另一个人也是开口道:“太可怜了,林家结婚那事之前都上新闻了,恐怕这废物以后还要多出个癞蛤蟆的名号。”

    周围很多人都看着莫安,林家结婚那事,之前上了很多次八卦新闻。

    就算以前学校里有人不认识莫安,此时也能明白过来莫安就是那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里的,那只癞蛤蟆了。

    谢苗苗焦急的想挣脱高壮实的手,她想立刻带着莫安离开这个地方。可高壮实力气如此大,她一个弱女子岂是那么容易便能挣脱的?

    莫安对周围不怀好意的目光视若罔闻,只是声音降至极点:“我说了,松开她!”

    高壮实见莫安这副模样,冷笑着拧了拧另外一只手,狠狠地朝着莫安的脸甩了过去。

    “这个学校林家支系众多,你该怎么生活自己心里没数便也算了,如此不知抬举,那我就先给你一个教训……”

    话音还未落,高壮实便感觉脖子一阵刺痛,紧接着整个人一阵悬空的感觉,竟然是直接被莫安单手提了起来。

    160多斤重的人在空中被划了一个半圆,在高壮实惊惧的表情下,他身体也被甩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

    在他摔懵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衣领被大力拽了起来,只是此刻高壮实的头上却多了几道血痕。

    “下次别让我看见你再动我姐,不然,相信我,你会死的很惨。”

    随着话落,高壮实的身体再次重重摔在了地上。

    莫安没有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众人,便牵着谢苗苗走进校园中。

    他可不像之前,又岂会因为别人几句侮辱性的语言去计较。

    但如果谁敢强迫谢苗苗,那就得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很显然,躺在地上痛吟的高壮实还没有这个资格。

    莫安消失在众人面前后,众人才恍然。他们又看到高壮实犹如死狗一般时,脸上不约而同的多出了几分惊惧。

    那个叫莫安的人是变态吗,单手提起高壮实在地上狂摔还显得很轻松,这是有多大力气?

    “这……这真是那个被林家赶出门的莫安吗?”

    “好像是吧……不过你们刚刚看见他把高壮实当棍子甩了吗?”

    “我刚才肯定看花了,谁打我一拳,让我清醒一下……”

    随着别人小声议论,场面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这学校里的林家弟子不少,但莫安真的会被林家子弟当猴儿一样耍吗,现在谁也说不清楚。

    猎人和猎物的身份,似乎不知何时已经悄然调换。

    林家如此对待莫安,那些高高在上的林家子弟,恐怕接下来别想在这学校里安稳下去!

    远离人群后,谢苗苗愣愣的望着莫安:“安,你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

    莫安也微微一愣,他倒是没去想该怎么解释自己的事情。

    只好咳了两声:“暑假那会儿我被林家羞辱,回去便学跆拳道了。”

    “我得变强了才能保护家人和你。”

    谢苗苗温柔的笑了笑,没有去打击她这个弟弟。因为这个世界,很多事情可不是靠有武力便能解决的事情。

    她揉了揉莫安的头发:“那姐姐记住了,要是你以后没有保护好姐姐,姐姐就揍死你。”

    说完她挥了挥拳头,便说要处理一些学生会的事情,就离开了。

    望着谢苗苗离去的背影,莫安那冷漠的脸,终于多出一分笑容。

    “苗苗姐,上辈子我没能力保护你,上天厚待我重来一世,我又怎会让昔日之事再次重演?”

    莫安的眼神逐渐坚定,要想护家人周全,那就得强悍到让所有人都忌惮自己。

    一味认怂只会让别人认为你是一条不会咬人的狗,这个道理莫安懂的深刻。

    可他刚走到班级门口,一声比一声难听的话直接传入了莫安的耳中。

    更有甚者在台上大声演讲,说着莫安被林家赶出门的事情。

    他们把这个当做开学谈论取乐之事。

    当莫安进入班级时,里面陷入了短暂的寂静,随后台上的男生恶劣的笑了笑,拿着话筒便大步走了下来:

    “本尊都来了,那便让林家的赘婿,不不,应该说……被林家休掉的废物,你来为大家描述一下婚礼的经过,怎么样?”

    “来一个...来一个。”众人开始鼓起掌戏谑的说道,迫不及待看好戏的心情,八卦是众人的天性。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