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鬼怪

更新时间:2021-05-01 14:08:57

地勘十五局 完结

地勘十五局

编辑:无限诗情作者:叛乱之瞳分类:灵异鬼怪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远古郦食国是一个人虫杂居的小国,国中人人都与虫维持生计,虫师更是培育出异虫的高手,千百年过去的,这个神秘的的小国留下的的异虫却也没沉寂下去。而“我”直接加入的地勘十五局,恰恰以地质钻探假借破除这些异物的部门,在与各种异虫的博弈的过程中体会人心的凶险和世事的无在一间未完工的小竹楼前跪着两个女人,一个年过半百一个还很年轻。在她们面前五张门板一字排开,上面摆着这个家里的其他的家庭成员,这仿佛是在吃完晚饭后一家人的闲聊。细细看过去会发现每张白布都有一个高高的突起,远远看去像一排小帐篷,帐篷间隐隐透出零零星星的鲜红。。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十五局四公司领导  十五局三公司  十五局一公司  中城建十五局  水电十五局怎么样  十五局五公司  十五局二公司  十五局董事长  中国铁建十五局  

精彩情节:

      一通准备,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后勤的已经把东西准备好了,一人一个大背包,里面有衣服,一些队上的工具,帐篷睡袋什么的,只留了两个口袋装个人的东西,感觉像是要去露营。我把一些小东西装进去背了背,还不算太重。只等老五他们回来就一起出发。

      老五碰碰我,小声说“我看我们这趟怕是不容易”

      段宏介绍马元的说辞有些奇怪,我不由得看了看这个相处四个月却没什么说过话的同事,他还是一脸的平静,好像这种介绍早在意料之中。

      我一阵汗冒,原来同办公室的这个姐们这么厉害,老五估计要郁闷了。

      老五一拍我的头“勘察地质带枪干什么,你知道不,还领了两把79式,拿冲锋枪来打泥巴?”

      剩下的三个男的就不是什么好货了。

      “这次任务,老贺在前面领头,蒋武你不用开路,跟着老贺就可以了,不过你要学着,以后就是你打头了。”

      “老头子,我不是故意吵吵的,不是故意的,你们真要生气,就把那个害人精收走吧。”说着头也没回就及其准确的指向年轻女人。

      老五笑嘻嘻的晃了晃大脑袋,“哎~~~骨头都懒出蛆来了,下午要没什么事儿,我们去high去?”。老五对我说这话的时候脸却是对着那两个妹妹的。那两个妹妹完全没有做任何形式的回应,直接无视了,老五撇撇嘴。

      院子里一阵兵荒马乱,后勤和医护的全来了,车门一开,拉下来两个担架,直接就拖进医务处,车上陆陆续续下来其余几个十队的,个个身上都挂了彩,最后拉出来的三个大袋子。院子里的人停下手上的活,默默的对着三个袋子敬了个军礼。

      忽然小楼的一部分倒了下来,竹筒杂乱无章的落下,其中一根正正插过老太婆的喉咙,另一根插在了肚子上。

      我无聊的看着窗外晴朗的日头,那边,老五懒样样的靠在扶手椅上舔完了第三根冰棍,张着嘴像狼狗一样吐出舌头哈了半天气,忽然他扭过头来,眼光略显**的看着我,接着腾的坐起来跟我说“秀才,真TM无聊,要不你让我打两拳好不”。我摇摇头“消停点吧。大热天的你不累么?”。

      就在我们犹豫要不要下去帮忙的当儿,局长的秘书快步走进来。

      “这次任务,上面是花了很大决心让你们上的,你们……要珍惜机会。”段宏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老贺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这个是我们局里自己取的,红桃呢,就是没什么事空逛一趟安全回家;方片呢,就是事儿有点麻烦但不归我们做,由其他单位顶上去,我们提供辅助;梅花呢,就是事儿挺麻烦,而且是我们主管的范围;如果是黑桃嘛,恭喜你,最要命的一拨东西赶上了。至于后面的数字呢,就是说有几成把握能回来咯,梅花五呢就是只有一半机会能回来,黑桃六呢,就是回来机会大一点咯。哈哈,当然这个标准是按我们老手来算的,你们新兵蛋子……梅花十都能折在里面……”老贺边说边笑,一脸的轻松。我们听了却一阵汗冒。

      乡下的小村庄每到夜晚总是躁动的,虫嘶鸟鸣。如果透过窗外看过去,一眼看不到边的黑暗里星星点点的几个亮光反而显得更黑暗。

      “骆勇,是警察系统的代表,负责和各地方政府和警局的沟通,任务中负责保护宋晓,你在宋晓后面,我殿后。”

      至于我,正名叫刘文,高不成低不就。太爷爷是个官宦子弟,不知是出于爱国还是图个新鲜,整了个老相机,照了不计其数的照片,早年间的平民生活在那些照片里一分一毫都记录下来了,一些少见的玩意儿,奇怪的事儿都拍成照片。后来到了曾祖爷爷那辈儿继承了这份不务正业的精神,改研究旧书了,越是稀奇古怪,越是光怪陆离越收集,临去的时候两间大书房已经堆满。到祖爷爷那儿,兵荒马乱,祖爷爷是个孝子,知道俩老爷子最心疼那堆照片和那堆书,于是想尽一切办法把书藏了下来。再到了爷爷那儿全国搞建设闹特殊时期破四旧,没敢起出来,最后到了爸这儿,这些老物件算是熬出头了。我打小就是在这些东西里长大,对老物件,老迷信的东西特别着迷,对学校的东西就不那么感兴趣了,不过最起码比蒋武强。后来考了一普通的大学。大学毕业那会儿正打算和同学一起找工作,我爸给我打了个电话,内容很简单——回家。我爸算是神人一个,或者是读书太多,懂的道理太多,什么事都能分析得八九不离十。所以我接到电话一听,我爸以前几乎重来没有用那种直接下命令的语气给我说事儿,于是当下立即就收拾,不到第三天就出现在家门口了。回去那天,家里刚好来了客,老五他爸蒋叔和一个老头,那老头反复看了我半天,然后就和两个爸聊起来,我一看没我什么事就走开了,后来才知道,那几眼就算是面试了。再后来,老五和我莫名其妙的就进了现在这个单位,而那个看着很普通的老头,就是十五局的局长莫震涛。

      我和老五一阵对视,又看了看那两个妹子,妹妹们难得的看向我们,同样的紧张和不安。而角落里的那个几乎当做不存在的马元也抬头看了看我们,难掩眼中的兴奋。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小&那么一

      小楼的晃动似乎变小了点,有那么一小会儿甚至感觉没动静了。

    2021-05-09 09:49:02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黑暗&点点的

      乡下的小村庄每到夜晚总是躁动的,虫嘶鸟鸣。如果透过窗外看过去,一眼看不到边的黑暗里星星点点的几个亮光反而显得更黑暗。

    2021-05-11 07:41:13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故意&确的指

      “老头子,我不是故意吵吵的,不是故意的,你们真要生气,就把那个害人精收走吧。”说着头也没回就及其准确的指向年轻女人。

    2021-05-10 06:38:44详情点赞(0)回复(0)
  • 竹筒插&一个非

      老太婆腿跪着身体却在向后倾,穿过喉咙的竹筒插在土里,她被固定成一个非常奇特的姿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媳妇,怨毒的光一只闪烁到断气。

    2021-05-09 08:36:54详情点赞(0)回复(0)
  • 痕也没&来……

      年轻女人瞬间就崩溃了,转身撕扯着头发尖叫着没命的奔跑,满身挂得全是血痕也没有知觉。这一路的尖叫,唤起了山上散落的灯。没一会儿,坐落在山上的人家都打着手电背着包裹急急的跑向山下而来……。

    2021-05-11 09:07:49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落下&上。

      忽然小楼的一部分倒了下来,竹筒杂乱无章的落下,其中一根正正插过老太婆的喉咙,另一根插在了肚子上。

    2021-05-11 08:58:26详情点赞(0)回复(0)
  • 动起来&倒在小

      就在这时,未完工的小楼开始慢慢晃动起来,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婆媳两人呆呆的望着小竹楼,主楼间响起一些细细碎碎的声响,老女人连忙爬过去跪倒在小楼前一阵的叩头。

    2021-05-11 03:37:35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