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修真

更新时间:2021-05-02 12:06:35

原来爱情也说谎 已完结

原来爱情也说谎

编辑:素笺作者:元宝满满分类:都市修真 主角:顾逸尘 岑希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原来爱情也说谎》是作者元宝满满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顾逸尘和岑希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心雨需要你的肾!”看着面前的器官捐赠同意书,再看站在她对面面无表情的男人,岑希的心仿若被凌迟,但是却不能在他面前软弱。收回视线,她继续玩游戏:“她需要,我就得给?”面前这个要她肾的男人,是她的丈夫。当他进门甩给她一张纸让她签字的时候,她以为跟以前一样,又是逼着她离婚的。新婚夜,情人节,结婚纪念日,但凡是她有所期待的日子,类似于今天的事情,都会如期而至。收回视线,她继续玩游戏:“她需要,我就得给?”。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心雨需要你的肾!”

      看着面前的器官捐赠同意书,再看站在她对面面无表情的男人,岑希的心仿若被凌迟,但是却不能在他面前软弱。

      收回视线,她继续玩游戏:“她需要,我就得给?”

      面前这个要她肾的男人,是她的丈夫。

      当他进门甩给她一张纸让她签字的时候,她以为跟以前一样,又是逼着她离婚的。

      新婚夜,情人节,结婚纪念日,但凡是她有所期待的日子,类似于今天的事情,都会如期而至。

      那张甩到她脸上的离婚协议书,她几乎可以倒背如流,就在昨天还在祈祷,今天结婚三周年纪念不要见到。

      她的祈祷从来不灵,却没想到这次……

      知道岑希不是好说话的人,顾逸尘一双鹰眸愈发深邃,薄唇微掀:“既然你那么不想离婚,我可以成全你!”

      听了他这话岑希差点控制不住,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签了这个,他不会再跟她离婚。

      顾逸尘从来都是说话算话的,这点没人比岑希更清楚了,他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那么就永远不会改变,只不过心还是不会给她罢了。

      心她从不奢求,只要能待在他身边已经足够,可是却不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换取。

      敛去悲痛,她放下手机,朝他轻挑秀眉:“可是怎么办呢,婚我不会离,这个我也不想签!”

      “有些事,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顾逸尘攥住岑希的胳膊,眼神堪比千年寒冰:“趁我还有点耐心,你最好给我识相点。”

      他吃人的目光让岑希笑的更开心:“顾少这么不淡定,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岑心雨就快要挂了?”

      岑心雨,顾逸尘最爱的女人,同时也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

      是不是很狗血,她的丈夫深爱着她的姐姐,为了救她,不惜跟最厌恶的她,用他最想撇清的婚姻关系当做交换的筹码。

      本来顾逸尘就一直强压着怒火,那句类似于诅咒的话,直接让他爆发。

      “啪~”

      岑希被打的摔倒在地,头发凌乱,嘴角更是瞬间流血。

      岑希的狼狈并没有减轻顾逸尘的怒意,鹰隼般的眸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她:“以后说话最好给我注意点。”

      心疼的喘不过气,眼眶更是酸涩的很,但是岑希却还是不怕死的继续挑衅他:“年纪轻轻肾就坏了,看来在外面的那些年,岑心雨没少跟别的男人鬼混……”

      “该死!”

      容不得别人说岑心雨半点不是,尤其是从岑希的嘴里,掐着她的脖子把她从地上拽起:“如果不是你,心雨不会离开。”

      三年前这个蛇蝎女在他和岑心雨的婚礼前夜爬上了他的床,并且把两人欢好的视频发到了各大网站,害的岑心雨不辞而别,一走就是三年。

      如果不是她,他和岑心雨会是最恩爱的夫妻,说不定孩子都有好几个了,绝不跟现在一样半死不活的躺在病床上,所以那颗肾,是岑希欠她的。

      越想顾逸尘越气,掐着岑希脖子的力道也就越重:“签还是不签?”

      岑希突然很想试试,顾逸尘会不会真的掐死她,看着他盛满怒意的眸掷地有声的回答:“不签!”

      呼吸越来越急促,肺里的空气也越来越稀薄,脖子上的桎梏却没有半点要松开的意思。

      呵,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肚子上的那道三年前的新婚夜,他亲手留下的伤疤,才不过三年,她怎么就忘了呢?。

      她算什么?

      在他眼中,她是破坏他和岑心雨幸福的刽子手,是他恨不得五马分尸,大卸八块的仇人。

      看来今天不给他想要的答案,她真的会凶多吉少,可是要她给岑心雨捐肾……

      手慢慢的放在腹部……

      不知道能不能换来他的一丝怜悯。

      憋的发紫的樱唇,艰难的翕动:“顾逸尘,我怀……”

      话没说完,脖子上的桎梏突然消失。

      岑希像一条用脏的抹布一样,被甩出很远。

      再次摔倒在地,崴了脚,可是她却感觉不到疼。

      看向顾逸尘的水眸,带着死灰复燃的潋滟。

      他其实还是舍不得的吧?

      下一秒,顾逸尘亲口告诉她,什么叫做自作多情。

      “如果不是必须活体移植,你现在已经是一具死尸!”

      此刻,岑希体会到什么叫做钻心之痛,可是她却不能表现出来,因为她“不爱”他!

      在所有人的眼中,她“不爱”顾逸尘。

      明明爱到深入骨髓,却还要装作不爱,只因他从来都不屑。

      从小相识,到今天已经整整十六年,岑希不知道顾逸尘为什么会那么厌恶她?

      好像没有原由的,从六岁相识,他就对她不屑一顾,厌恶到有她出现的地方,他绝对绕道而行。

      他都看不上她了,从小性格就倔,从不会讨好任何人的岑希,即使对他一眼万年,也装作毫不在乎,甚至也表现出与他相同的厌恶,以至于所有的人都认为,岑希“不爱”顾逸尘。

      所以三年前那场新婚前夜爬姐夫床的事件,在顾逸尘的眼中,是她蛇蝎心肠的报复。

      不仅报复他,更是报复她从来都厌恶的继母的女儿,岑心雨。

      深呼吸,努力控制颤抖的身体和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岑希冷笑着迎视:“是吗?看来我还得找个时间去感谢一下岑心雨呢!”

      “你敢!”顾逸尘眸含警告:“如果你敢去打扰心雨,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呵……”岑希从地上起来,坐到沙发上,双手环胸,姿态傲娇:“顾逸尘,你不是第一天认识我,知道我岑希什么性格。我呢,从来就不是小气的人,尤其还是对我的姐姐,只不过看我高不高兴了?例如,你求我,说不定我一高兴就……”

      顾逸尘最烦的就是岑希这个样子,从小到大,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尤其是现在,他站着,她坐着,就好像他跟个佣人似得。

      她还说什么?

      让他求她?

      这对于怒火未消的顾逸尘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岑希,那颗肾,我会让你乖乖的自愿捐出来!”

      自愿两个字,顾逸尘咬的极重,带着势在必得阴冷。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