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鬼怪

更新时间:2021-01-12 12:58:03

正一鬼事 完结

正一鬼事

编辑:执伞青衣袖作者:筱道分类:灵异鬼怪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知阴阳,晓风水,懂命理,明生死轮回,避邪鬼……  穿行江湖,闯阴撞阳,镇煞济世,只为彻底摆脱五弊三缺!熟不知道,竹篮子打水终归而已一场黄粱……  中国道教,源渊远流长长,用出开去,善则安邦保险,恶则祸国,本书讲诉一个在现代正一火居道士的传奇一生……  我独自在屋子里焦急的等着陈爷爷的消息,外面的月亮越来越红,越来越像鲜血一般的娇艳欲滴!。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雨字头鬼正一  正一教法事  

精彩情节:

      我叹了口气说,把情况说了出来,陈洪听后反而轻松了许多,对我说:“这只是鬼打墙,山里阴气重,常常发生鬼打墙的,你只要在地上画一个标准的十字,在转一个九十度就行了!”我一听高兴了,但顿时又犯了难,对陈洪说到:“洪大哥,我身上有没带尺子,怎么知道画出来的十字标不标准啊”。陈洪听后,笑了两声,对我说到:“这还不简单?你用你的双肩作为一条直线,然后眼睛直视前方,视线再作为一条直线,就成了!”我试了试,果然可以!陈洪说:“不要再耽搁了,快走吧,等到说好了本事,给咱们全村人报仇!”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向着龙虎山头也不回的走去……

      我一听陈洪这样问,又哭了起来:“洪大哥,旱魃出世了,将村子屠了,陈爷爷为了保护我,也被旱魃给杀了!我趁旱魃不注意,跑了出来。”

      陈洪一愣,也哭了出来:“都怪我不好,要是我没有死在这里,也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都怪我,都怪我呀!”“对了,你既然跑了出来,怎么不走了?这里常有鬼怪出没,你还是赶紧走吧!”

      “那天我出来找先生,走到这里,没想到遇到了鬼打墙,好不容易挨到了快要天明,又来了一个吊死鬼,把我给害死了!对了,村子怎么样了?”

      突然,从村口传出了一声吼叫,我们的房子离村口还有好几百米,这声吼叫却依旧震耳欲聋,直震得我耳膜发麻!随后又嘈杂了起来!看来应该是村民们和旱魃打了起来!我又害怕又焦急的望外面看去,外面正笼罩在一片雾中,血红色的天空在雾中朦胧起来,显的更加诡异,我不禁打了个哆嗦,心中的恐惧越来越强烈了,急忙把视线移了回来。突然,外面又响起了旱魃的吼声,随即什么声音都没了……

      就在我和陈爷爷哭的伤心时,门外传来了很重的脚步声。陈爷爷一听,大叫了一声不好,没想到旱魃这么快就追来了!连忙对我说:“清小子你快走,这里老头子帮你顶着,有多远跑多远!”我顿时哭的更厉害了,刚想说不走,但是看陈爷爷那坚定的眼神,又把话咽了回去!我连忙往外跑去,泪流满面的看了一眼陈爷爷,陈爷爷正对笑!我刚跑了没几分钟,旱魃就突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吓了一跳,赶忙又跑了回去!

      就在我以为自己会被困死在这儿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陈清?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寻声望去,原来是陈洪!但是走进了才发现,他脸色惨白,眼睛瞪的老大,而且没有眼白!我大叫一声“鬼呀!”陈洪一愣,无奈的苦笑了出来:“陈清,别害怕,我没有恶意的,我虽然死了,但是仍是你的洪大哥呀!”我听他这样说,抹了把泪问道“洪大哥,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略微歇了一会,我站起身来,向着龙虎山的方向走去。其实我也只是知道龙虎山的大概位置,并不知道具体在哪,所以向无头苍蝇一般在山林里乱窜了起来,不一会,我就发现我迷路了!

      陈爷爷摇了摇头回答道:“全村的男的都死了,就我逃了回来,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害了他们啊!”说着抬起手来抽自己巴掌!我一听,虽说心里刚刚便猜到了,但仍然吓了一跳,想到乡亲们平时对我的好,也哭了起来。

      我叫陈清,出生在江西省镇江市一个叫做槐辛村的小山村里,自小无父无母,靠村里乡亲的救济度日。听村里的陈爷爷说,我的父母并非去世,而是因为一些原因背井离乡了。我很好奇,问陈爷爷是什么原因,陈爷爷只是摇摇头说不清楚,只知道我出生时,有一个浑身破破烂烂的好似乞丐的人来过,隔了几天,我的父母便匆匆的将我拜托给乡亲们照顾离开了,一晃五年过去了,也没有回来。我听后也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并没有过于伤心,也许,我早已习惯这种无父无母的生活了吧!就这样,我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又度过了一个春秋,本以为我的童年会一直如此,可是,就在我七岁这年,风云突变!不知从何时开始,干旱逐渐的侵入了槐辛村,一连几月滴雨不降,甚至一夜之间,家家户户的井都干了!村民们纷纷慌了神,不知所以。陈爷爷说了,应该是村子附近出了旱魃,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因为旱魃会往自家挑水,知道千里无水!正所谓:“旱魃一出,赤地千里!”这还是旱魃出世的先前征兆,等他一出世,我们全村人都会没命的!相传旱魃是能引起旱灾的怪物,乡村中认为是死后一百天内的死人所变。变为旱魃的死人尸体不腐烂,坟上不长草,坟头渗水,旱魃鬼会夜间往家里挑水。只有烧了旱魃,天才会下雨。还有一个传说是蚩尤和黄帝大战时,黄帝派应龙去抗击蚩尤,应龙降下滔滔大水围困蚩尤,蚩尤无奈,只好请来了风伯雨师来反击应龙,果然,应龙的军队被迷失了方向。于是黄帝又请了天女魃来抗击蚩尤,魃身穿青衣,头上无发,能发出极强的光和热。她来到阵前施展神力,风雨迷雾顿时消散,黄帝终于擒杀了蚩尤。应龙和魃建立了奇勋,但也丧失了神力,再也不能回到天上。应龙留在人间的南方,从此南方多水多雨。魃留居北方,从此北方多干旱,她无论走到哪里,都被人们诅咒驱逐,称为“旱魃”。不管是哪一种说法,都能说明旱魃能引起旱灾的恐怖能力!一时间,村民们更慌了,任谁听到这种消息都会吓得半死,更何况是这些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偏远山村的朴实农民呢?他们甚至一生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山村,没有见过大世面!村民们纷纷问陈爷爷该怎么办,陈爷爷叹了口气说:“旱魃不是我们这些人就能对付的,我看咱们还是派一个人去龙虎山寻一个先生来吧,也许还能和旱魃斗一斗呢。”村民们听了,纷纷点头表示赞成,当即选出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叫陈洪的去龙虎山请先生。陈爷爷对他说:“洪小子,全村的性命可都靠你了,你可得抓紧时间啊!”陈洪点点头称是!“从我们这倒龙虎山日夜不停的走也得三天,行了,老头我废话也不多说了,你现在就快走吧!”陈爷爷说到。陈洪也激动起来,对村民们说:“大家放心吧,我陈洪就算累死,也会把先生请来!”说完头也不回的向龙虎山方向走去……村民们看着他渐行渐远,背影逐渐消失在了山林之。陈爷爷叹了一口气说到:“行了乡亲们,大家都回去吧,在洪小子没回来之前大家都小心点,尽量别去偏僻的地方,晚上也别出门了。”其实,不用陈爷爷说,村民们仍然保留着日落而息的习惯,晚上本来就没有出门的习惯,更何况出了这种事?陈爷爷看着村民们都散了,转头对我说:“清小子,你这几天和住在陈爷爷家里吧,你自己在家里不安全!”我看着陈爷爷慈祥的面容,高兴的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陈爷爷!”陈爷爷哈哈的笑了两声,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说到:“小嘴真甜!走,回家去!”一路上陈爷爷虽然和我有说有笑的,但我依然能感觉到他心情的沉重……晚饭过后,陈爷爷早早的把门窗关好了,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我说,“唉,就这样的门窗怎么能挡住旱魃呢,只是图个心安罢了,希望洪小子能赶紧请高人来啊。”“放心吧陈爷爷,洪大哥一定会请个高人来的!”“希望如此吧……”转眼间,四天过去了,而陈洪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村民们又都慌了起来。这天早上,村民们全都聚集在了陈爷爷家门口,希望陈爷爷再想想办法。陈爷爷也是很着急,但在村民面前他还是强装镇定的说:“乡亲们,洪小子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应该是出事了,大家再等一天,如果还没有回来,我们只好自己打旱骨桩了!”所谓打旱骨桩,就是将旱魃的棺材用火烤,就会吧旱魃所拥有的水烤出来,然后在于正午阳气最重的时候,把棺材用特殊的桩子打碎,让旱魃在烈日下照射,最后化成粉末,再把棺材粉和旱魃粉一同埋在土里就可以了。村民们也没有什么疑异,七嘴八舌的表示同意。是啊,朴实的山民面对这种状况早就乱了分寸,如今陈爷爷出了个主意也只能表示赞同了。过了一会,村民们便逐渐的散了,各自去忙自家田里的事情了。而陈爷爷则是朝着龙虎山的叹着气,我见他都七十好几了还要为这事担忧,心中有些不忍,于是上去坐在了他旁边。“陈爷爷,别担心了,洪大哥会没事的,就算他真的出了事,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打不过一个旱魃吗?”我安慰到。“唉”,陈爷爷叹了一口气,“那旱魃是僵尸中的僵尸,就算有先生在,也不一定能打的过,何况我们这些人”陈爷爷担忧的说到。我没有说话,只是陪着陈爷爷坐着,一直到太阳落山,我们爷俩才回到家中。草草吃了点晚饭,便睡下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气温陡然升高,把我给热醒了!我满头大汗的坐了起来,看了一眼窗外,我惊的大叫了出来——外面的天空呈现红色,而且月亮是血红色,看起来非常诡异!而陈爷爷也被我那一声惊叫而惊醒了,看到窗外的情景也是震惊的合不拢嘴,对我说到:“清小子,看来是旱魃出世了,你在家等着,我出去看看!”“不,我要和你一起去!”“你去只能给我添乱!”陈爷爷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几分,“你去了也是没用,放心吧,陈爷爷没事,记住了,要是有什么动静,别管别人了,自己逃命!”陈爷爷对我说到。我点了点头,看着陈爷爷的背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我害怕极了,盼望着陈爷爷赶紧回来,不知为什么,我特别害怕陈爷爷出事,也许是因为他对我这么多年的照顾,我已经把他当成亲人的缘故吧。过了不多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我向外看去,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东西走了过来!我更加害怕了,自己躲在了桌子底下,生怕被旱魃抓了去!门嘎吱一声开了,我吓得闭上了眼睛。突然,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清小子,你在哪呢?”陈爷爷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乐坏了,赶紧的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陈爷爷,我在这呢”,陈爷爷一看我还在,稍微有些放松了。我看着他满身鲜血,便问他:“怎么样了,陈爷爷,旱魃治住了吗?”没想到我这样一问,陈爷爷竟然哭了起来:

      我独自在屋子里焦急的等着陈爷爷的消息,外面的月亮越来越红,越来越像鲜血一般的娇艳欲滴!

      到了陈爷爷家,陈爷爷正手里拿着一个大木棒,准备和旱魃拼命呢。一看我回来了,说到:“清小子,你怎么又回来了!”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指了指外面,这是,旱魃也追了过来!陈爷爷一看好吧进了屋子,举起大木棒便向旱魃冲了过去,对我嚷道:“清小子,快跑!”刚刚嚷完,“噗嗤”一声,旱魃的的瓜子就将陈爷爷的肚子捅了个窟窿!陈爷爷瞬间倒在了血泊里,我大哭了起来,喊着“陈爷爷、陈爷爷……”陈爷爷动了动嘴,终究没能说出话来,闭上了眼睛!我伤心极了,猛然想起了旱魃还在,一抬头,旱魃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吓得大叫,没想到,旱魃看了我一会儿,并没有杀了我,而且眼中的杀意全无,竟然还尽是温柔!我当时也没管那么多,趁她不注意,拔腿就向山中跑去!

      “呜呜呜……死了……全都死了……”

      也不知跑了多久,我实在是跑不动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又想起了陈爷爷的惨状和乡亲们的死,我伤心极了,又哭了起来。哭了一会,心想,我一定要为乡亲们报仇!可我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那什么报仇呢?于是我想到了龙虎山,只要我学会道术,那么我不就能报仇了吗?我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去龙虎山!

      我发现,原本一个多小时就能走出去的山林,我却走了尽两个小时也没走出去!总是感觉自己在不停的原地打转儿。不一会,我就证实了我这个想法——我果然是在绕圈!本来我就害怕,树林上方的乌鸦呱呱的乱叫,我害怕!又试着走了几回,还是那样。我绝望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泪不住的往外流。

      我大吃一惊,心中已经明白了什么似的,但还是不甘心的问道:“什么死了?是旱魃吗?”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