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在酒中下了什么

时间:2021-02-24 06:22:14来源:青青文学

安笙早已明白会有这么一出,在纪南城一上台时就摆出个优雅高贵的姿势。今天晚上的纪南城穿着崭新的黑色手工西装,坠了铂金纽扣的同色系衬衫,在他的举手投足中,逐渐成熟男人的魅力被突显今晚的纪南城穿着崭新的黑色手工西装,坠了铂金纽扣的同色系衬衫,在他的举手投足中,成熟男人的魅力被彰显得淋漓尽致。。

>>>《霸总心尖的朱砂痣》章节目录<<<

第24章 在酒中下了什么小说

安笙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出,在纪南城上台时就摆出个优雅的姿势。

今晚的纪南城穿着崭新的黑色手工西装,坠了铂金纽扣的同色系衬衫,在他的举手投足中,成熟男人的魅力被彰显得淋漓尽致。

在礼仪小姐的指引下,他把大红色的荣誉证书和奖杯交给安笙,两人象征性地握手。

台下,掌声如雷。

纪南城在她耳边低声道,“今晚的你,美得让我心痒。酒会结束,我带你去夜场玩。”

安笙不语,脸上依旧保持着得体的笑容,双目凝视台下。

“你个没良心的,就不能看我一眼么?”她身侧的纪南城已经被忽视的不耐烦了。

安笙没理他,径直转身,走下舞台。

安笙还没落座,徐一淳就体贴的接过她的奖杯。

“安笙,你领奖那刻落落大方,几句获奖感言铿锵有力。你等着吧,肯定有许多媒体要采访你。”

安笙的目光,落在第一排正中间的纪南城身上。

恰好,纪南城也在看她。

纪南城给她使个眼色,随后就离席。

安笙心跳如鼓,纪南城的意思是让她去见他。

她——去,还是不去?

“安笙,你跟纪南城熟吗?”徐一淳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安笙半天才答,“······不太熟。”

她手机震动声响了,是纪南城。

“马上出来,我在步梯口。”

他的声音对安笙来说,就像一把有魔力的钩子,时不时会勾的她魂飞魄散。

她再也坐不住了,起身。

“去哪儿?”徐一淳问。

她眼神闪烁,“我,去卫生间。”

她心中就像揣了一只小兔子,走进灯光微弱的步梯。

一双有力的手臂从后面紧紧抱住她的腰,她的唇很快就被封住。

夹杂着淡淡烟草味的气息,把她包围。

她推搡眼前的男人,“别——被人看到——”

他的唇落在她的脖颈,用力咬住,“安笙,你可真没良心!我对你再好,你都看不到。你跟徐一淳刚见面就如胶似漆,你可真混!”

安笙疼得“呜嗷”一声。

“你别瞎说,我和徐一淳仅仅是同学关系。”

他忽然放开她,点了支烟,“他对你有意思,以后不要跟他来往。”

神经病!

安笙暗自骂了纪南城一句。

“安笙,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在骂我。今儿我就把话撂下,我对你的心也不是三天两天了,从两年前江城大学那场讲座开始,我就看上了你。”

纪南城狠狠吸了口烟,吐出几个烟圈儿,“但当时,罗敷有夫。”

安笙心跳失衡,纪南城这是在向她表白?

纪南城继续说着,“我纪南城从不跟任何男人抢女人,就眼睁睁看着你嫁给郑斯年。半年前我才知道,你的婚姻千疮百孔······”

“所以,你就用卑劣的手段占我便宜!逼郑斯年走投无路!”

安笙打断他的话语。

他掐灭手中烟,神色坚执,“安笙,是你的婚姻有问题,才使我钻了空子。郑斯年这人太贪心,从不考虑如何脚踏实地干一番事业,只想用蝇营狗苟的伎俩赚快钱。郑氏总有一天要毁在他手里。”

安笙脑子里乱糟糟,纪南城告诉她这些,是想证明有多爱她吗?

“纪南城,就算我跟郑斯年离了婚,也不会跟你有什么结果。我感谢你在比赛中拉我一把,如果你让我接手蓝海花园的设计,我会尽心尽责做好它。除此之外,我不会跟你有任何来往。”

安笙说完,就不卑不亢站在他对面。

他冷笑,“安笙,我有许多手段,让你爬上我的床。但,我不想那么做。”

此刻,步梯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徐一淳立在门口,“安笙,酒会开始了。”

安笙低声给纪南城说了句“不好意思”,跟着徐一淳去了顶层。

纪南城再度点了一支烟。

顶层正在举行南城集团的答谢酒会。

到场的大都是江城有头脸的人物。

安笙作为大赛的金奖得主,自然是全场的焦点。

年轻貌美和优雅的谈吐,为安笙加分不少,她到哪儿,男人的眼光就跟到哪儿。

这个晚上,郑斯年的心情被安笙搅得一直不好受。

他把安笙堵在一个僻静处,嘲讽起来,“真看不出来,纪南城这么舍得砸钱捧你。别高兴的太早,你也就做做他的暖床工具,绝对做不了纪太太。”

安笙也不甘示弱,“无妨。做纪南城的暖床工具,也好过做你的郑太太。”

“安笙。”郑斯年忽然笑起来,“咱们夫妻一场,就算离了婚,以后也别当仇人。毕竟大家都在一个圈子混,抬头不见低头见啊!来,为了我们各自的明天,干杯——”

安笙鼻子一酸,不假思索接过他递过来的香槟,一饮而尽。

郑斯年笑意更浓,走近她,在她耳际悄声说,“今晚的你,格外迷人。我忽然发现,夫妻一年,我们都没有夫妻之实,是我太傻了,今天,你要把欠我的都还了——”

安笙脸颊绯红,身体超出寻常的滚烫,她心里大叫一声“不好”!

中了郑斯年的诡计!

“郑斯年,你在我喝的酒中下了什么?”

“自然是好东西。”郑斯年坏笑着低声说,“能让贞女变荡妇的正宗美国货。”

安笙已经感觉到,下身一波波越来越烈的热浪袭来。

她······潜意识里想找个男人!

郑斯年一只手挽住她胳膊,“乖,跟我走,把我们未曾做过的事儿一并做了去。”

“郑斯年你个混蛋,你就不怕被霍潇潇看到?”

这个时候,安笙值得把霍潇潇抬出来吓唬他。

“不怕。潇潇在颁奖典礼一结束,就回去养胎了。安笙,这是你欠我的,走!”

安笙浑身酸软,双目困得睁不开,整个人无力地倚在郑斯年身上。

郑斯年搀扶着安笙走出酒会,刚摁了电梯开关键,一个高頃的男人就站在他和安笙对面。

“纪总——”郑斯年马上紧张起来。

纪南城伸手,扶住摇摇欲倒的安笙,厉声冷呵,“把安笙留下,滚!”

霸总心尖的朱砂痣

霸总心尖的朱砂痣

作者:凤十七类型:都市言情状态:连载中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