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顺从

时间:2021-07-22 21:11:46来源:青青文学

“想逃跑?的确你还不明白,什么叫逆来顺受。”随着这句冷气悠悠然的话语落下来,落非花之会觉得眼前的人眸子里暴射几道怪异的紫光,直直的射在她的腹部,然后,一阵难以二字来的闷痛从她抬头望着眼前诡邪的脸,看到那抹艳红的唇边挂着的冷笑,咬着牙慢慢弯下腰去,伸手扶住了两侧的墙壁,却仍旧倔强的抬起头,瞬时失去了血色的小脸上带着一抹不肯屈服,暗暗咬紧下唇,双眸含冰的盯着眼前的人,发声明显有些困难的道:“我是不会向你屈服的,有什么更毒的办法,都可以使出来。”。

>>>《冷妃不倾心》章节目录<<<

第28章 顺从小说

“想逃走?看来你还不知道,什么叫顺从。”随之这句冷气悠然的话语落下,落非花之觉得眼前的人眸子里迸射一道诡异的紫光,直直的射在她的腹部,接着,一阵无法形容的绞痛从腹部传来,越来越痛,好像有一张带着利齿的嘴在啃咬职责内脏,不一会,落非花的额头上就这这阵痛苦折磨的沵出了一层冷汗。

她抬头望着眼前诡邪的脸,看到那抹艳红的唇边挂着的冷笑,咬着牙慢慢弯下腰去,伸手扶住了两侧的墙壁,却仍旧倔强的抬起头,瞬时失去了血色的小脸上带着一抹不肯屈服,暗暗咬紧下唇,双眸含冰的盯着眼前的人,发声明显有些困难的道:“我是不会向你屈服的,有什么更毒的办法,都可以使出来。”

“哼!”

眼前的人眯起一冷眸,完美的唇角上扬,冷冷的看着极力忍耐着痛苦的人,发出毫不掩饰轻蔑之极的讽刺,“这不过是刚刚开始。”

随着他的寒冷渗透的话淡淡的响起,落非花已经快要站不稳,勉强维持镇定的小脸上已经看出了被痛苦纠结的模样,但她坚决不让眼前的人再嘲笑,随着腹部那波啃噬的痛越来越难以承受,她已经无法开口回应,冷汗直流,咬着下唇的贝齿用力,嘴里飘起一股咸腥味。

看着她咬破嘴唇,站着的人发出一声冷酷的轻笑,带着残忍的戏谑味道,“怎么,很痛吗?”令人沉迷的嗓音,轻飘飘的话语,好像在对自己心爱的女子说着情话。

落非花勉强的抬头,望着眼前那张美得让人窒息,却又带着让人彻骨残冷的面孔,心里再次产生了他不是人类的念头,惨白的小脸上滚落的汗珠如雨水,低落在脚下的石板上,紧咬的唇瓣已经溢出了鲜红的血丝,可那双冷凝的眸子里却丝毫没有半点软化的迹象,那份倔强跟坚毅让眼前的那张诡异面具上,似乎有异样的神色闪过。

“你这办法可能还不够毒辣,不能让我屈服,还有没有更毒辣的。”落非花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说完她再也没有力气支撑,手抚着墙壁身体软软的靠着坐在了地上,那无法形容的痛楚几乎让她晕厥,却仍旧不肯表现出认输,被鲜血染红的唇角扯出一抹淡笑,线长睫毛下的眼睛冷如冰湖,带着那份不可破坏的淡定的同时,泛出一丝意识模糊之前的迷离。

嘴角的咸腥味加重,里面流出的殷红血迹看出了她在拼命的隐忍,面具下的薄唇轻轻勾起,发出一声更为不屑的冷哼,接着弯下腰蹲在落非花的前面,红色袍袖在落非花眼前拂过,冰冷修长的手指摄住了她的下巴,手指用力,强迫她张开嘴。

“是为了那个男人吗?他对你许下了什么承诺,可以让你如此的牺牲?”

落非花看着眼前那双妖邪的紫眸,那里面的目光闪烁着一股惑人的光芒,痛到麻木的腹部让她几乎无法集中精神,却不得不费力的思考他说的话。

“我跟他没有关系,你……想知道什么,你从……我这里得不到想要的。”绞痛到了极点,落非花的意识开始涣散不清,用尽最后支撑的思维,说出了这句话,微闭的眸子已经泛出了眩晕的神色。

“真的吗?看来你的确很忠心,只不过,我想要的,一定会得到。”最后一句话落非花已经听不清楚,在腹部最后一波痛苦袭来之前,她感觉眼前那双紫眸射出一道冷光,直直的照射进她的眼底,像是给她施了魔法一般,让她的心有一瞬间的想要沉溺其中,随之,大脑的意识也消失了,双眸再也支撑不住,人硬生生的痛晕了过去。

“哼!还真能撑得住?給她解药让她活着,她的用处还很多。”看着软软倒下去的人,冷凝绝情的话语再次从那双红艳绝冷的薄唇发出,随即火红的长袍翩然转动,声音落下的同时,人已经飘离而去。

旁白的面具人听到后立刻从腰间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而后打开瓶塞,放在了落非花的鼻息处,一股奇异的香气从瓶口飘出,钻进了落飞花的鼻孔,她在昏迷中被痛苦折磨的小脸上逐渐浮现了一抹轻松。

再次醒来,还未睁眼,落非花立刻感觉到嘴里传来的痛楚,她立刻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倏然睁开双眼本能的低头朝腹部看去,好一会,在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之后,脸上升起了狐疑。

再次确定腹部的疼痛已经消失之后,落非花转眼打量着周围,还是之前关押着她的石室,这说明她没有死……,思路渐渐清晰后,之前那种锉心噬骨的痛依旧清晰,仔细检查了身体,确定除了被咬破的嘴唇再没有异样,心里开始觉得奇怪。

他竟然没有让她死?为什么?这个疑问在心里冒出,落非花马上就找到了答案,那冷得让人心寒的话语,还有那妖邪的紫眸,倏地闪现在了眼前,脑海里猛然记起了意识消失前最后听到的话,他想得到的,一定会得到。

可是她竟然对那个妖孽说出了实话,落非花回想到自己之前说的话,心里感觉到自己的无能,难道真的是痛晕了吗?竟然坚持不到最后一刻,让那个该碎尸万段的妖孽听到了自己那样的话,可接下来的担忧,她已经顾不上斥责自己无意间表现出的软弱,如果不离开这里,说不定还会发生什么。

不行!她必须要离开这里,不能再忍受那个妖孽的折磨!而且离开之后,一定要找机会报仇!确定这个想法,落非花开始安静的思考如何出去,之前的失败让她明白,想要逃出去不容易,一定要找到他们的弱点跟破绽。

落非花安静的沉思,一双清澈的眸子快速的闪烁着,盯着那赌厚厚的石壁,不一会,想到了一个办法,她不确定想到的办法是否会成功,但是石壁外面又传来了脚步声,可行不可行,都必须试一试。

随着石壁再次打开,外面走进来送饭的面具人,看到里面躺在地上的人后,眼睛里闪过一抹疑惑,他站在门口仔细观察了一会,发现地上的落非花保持着之前被拖进来的姿势,一动不动,面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

看到这里,他似乎迟疑了一下,想要进去试探里面的人是否还有气息,但又想突然想起了什么似乎,转过身按下了石壁的开关后,朝外面走去。

落非花在听到外面的人脚步移动的声音,快速的睁开双眼,呼出一口气,身体如弓弦一样从地上弹起,冲到马上就要落下来的石壁前,出去的瞬间,手中握着的银针插在了正要回头的人脖颈上,那个人身体一僵,而后无声的倒在了地上。

等到他完全没了动静,落非花双眼带着机警,盯着通道的另一侧看着,耳边仔细倾听着声音,她启动开关,打开石壁后将地上的人拖进去,换上了他的衣服和面具后,再次出来,好一会发现没有人过来才小心翼翼的朝外面走去。

穿过了两道封闭严密的石壁,这才到了外面,眼前的出口连接着之前跟雪雕搏斗的大殿,落非花走到出口,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听到外面似乎没有声音,而后步履轻松的走了出去。

大殿之上没有那抹邪气的红色人影,只有两个站着的面具人,看到落非花出来,似乎看都没有看一眼,落非花故意走得慢了一点,眼睛透过脸上的面具快速的打量着,刚才送饭过去的人应该从哪里出来,终于,在她接近大殿中央的时候,看到了可能通往厨房一些地方的通道。

落非花看准那个通道,加快脚步朝那里走去,身后似乎射过来两道冷冷的目光,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她没有理会,直接走进了那个通道,转过一个弯道之后,却发现了一道跟关自己的地方一样的石门。

之前在关押的地方,落非花已经熟悉了这里的机关,很容易的打开了石门之后,却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清冷光滑的石壁,闪耀着几盏燃烧在铜碗里的烛火,盈舞妖娆的白色轻纱,挂在偌大的室内精致的雕栏床榻之上,榻上,垂着一条干净雪白没有任何杂质的狐裘,上面斜倚着一个人影,白色的领口敞开,散落在胸膛两侧,露出里面光滑白皙如羊脂玉一样的皮肤,带着一分妖娆性感,蛊惑挑逗,那双微闭的眸子,在面具的遮挡下,紧露出的完美弧线上,镶嵌着两排卷翘浓密的羽扇。

随意吹落散乱的乌黑发丝,泛着黑亮柔顺的光泽,紧抿的薄唇,红艳似玫瑰,因为少了之前冷酷绝情,此刻看起来充满了极致的诱惑,让人心神荡漾,几乎看得发呆。

真是个妖孽!落非花赶紧挥散心中被眼前场景勾引出的莫名感觉,本能的转过身想要离开,心中为自己刚才差点被诱惑到而感觉到自责,她竟然走错了地方,怎么来到了这个恶魔的寝宫。

“吃了吗?还是那么倔强?”正当落非花要转身离去,后面倚在床榻上的人睁开了眸子,立刻发出一道诡冷的紫光,打在落非花的背后,让她顿时感觉到一阵寒冷。

明白了身后人的话,落非花一时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若是她开口立刻就会被揭穿,忍受着身后那道冷光,脑子里快速的思索着对策,想了一下,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开口回答,但马上就意识到,看来她的伪装是瞒不住了,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硬闯去。

想到这里,落非花眸子一凛,正要走到石壁前启动机关,身后的人已经发现了她的意图。

“这么快就认输了,我还以为你可以再伪装一会,看来你得本事也不过如此。”

冷冷的嘲讽在身后响起,落非花要触碰机关的手停在半空,思索了一秒钟后,放弃了要出去的念头,转过身揭掉了脸上的面具,看着床榻之上的人,一脸冷淡的道:“我的本事如此又怎么了,我从来就没有把你们这种妖孽当成对手,在我眼里,你们不过是一群没有人性的魔鬼。”

淡淡的语声情若惊鸿,却带着毫不畏惧的冷讽,微微上扬的唇角,凝水冷静的眸子像眼前的人发出了挑衅,落非花说完,等待着床榻之上人的回音,她已经在心里做好打算,既然斗不过着妖孽,与其受他的折磨,不如痛快跟他决一死战。

可是她的话却没有激起床榻上人的半点怒意,好像这些话对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又像他根本从头到尾都把落非话看作是一个玩物,可以任意折磨处置的渺小物品。

“你在向我挑战?”淡漠至极的反问,带着轻佻而嘲笑的语气,好像她刚才表现出来的无畏生死,在他的眼里根本就是一个垂死挣扎的猎物,在面临死亡时发出的悲鸣。

落非花的心里有种被什么勉强牵动的感觉,好像感觉到了挫败,但却依然面如冰霜,丝毫没有动摇,她望着榻上仿若睡着的人,那双微磕的眸子,从她进来后始终都没有睁开过,分明是对她的无视。

“你害怕了?”明知道他对自己的无视,甚至是轻蔑,落非花还是说出了这句话,因为她现在决心要跟眼前对她下了蛊毒的妖孽报复,就算是无法战胜,也要让他知道,这个世上不是什么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哼!我害怕的是,你很快就会坚持不下去,心甘情愿的向我求饶。”这句话透着寒气,落非花心里升起不好了预感,她正想猜测,眼前的人是要再次让她忍受毒发的痛苦时,只觉得床榻上刮起一阵寒风,还不等她出手,塌上的人已经站在了面前,感觉到下巴上被冰冷手指捏住的同时,她的目光再次对上了那双冷气逼人的眸子。

“我很想看看,你无法保持这份冷静的时候,会是何种表现。”森冷的话语落下,擒住下巴的手指快速的移到颈后轻轻一点,落非花感觉一阵麻痛穿过身体,人立刻失去了知觉。

冷妃不倾心

冷妃不倾心

作者:笑眯眯类型:灵异鬼怪状态:连载中

在现代冷血无情女杀手再次穿越中国古代,凤逆九重天。他是倾国倾城的五皇子,冷谈出尘,却对她一见钟情。她冰冷如洁,视他为仇敌,却奇异的救了他。宫廷的尔虞我诈,爱恨情仇。已经邻近深夜,北朝紫禁城,偌大的皇宫在苍穹暗夜的笼罩下,仿佛被罩上了一层神秘的薄纱,异常的安静。。……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