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青文学!

首页 > 目录 > 《斯巴达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斯巴达克1

第三章 斯巴达克1

曼哈顿计划 2021-02-23 18:27:51
)当做货物。因为非法走私船船员赌咒发誓时说得最狠的话是:“让我出门时遇上星际海盗。”  除了星际海盗,值勤船,除了在空间四处游荡的星体,保不准什么时候会会出现的“幽灵炸弹”这些都是让天尊耗子头痛的因素。另外,非法走私船只敢走偏远的航线,一般也没什么飞船经,除了星际海盗,巡逻船,还有在空间游荡的星体,保不齐什么时候会出现的“幽灵炸弹”这些都是让通天耗子头疼的因素。此外,走私船只敢走偏僻的航线,一般没有什么飞船经过,救援队也不喜欢涉足这些天域,哪天飞船出了故障,就只能听天由命。不少走私船就这样迷失在宇宙中,成了飞船木乃伊。过着这种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走私船船员都学会了及时行乐。通天耗子也任由他们这样,这倒不是因为耗子体谅手下,而是因为在他眼中,船员都是一次性筷子,用了就扔,没有保养这一说。。...

斯巴达克

推荐指数:10分

《斯巴达克》在线阅读

  走私船上的生活并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自由洒脱,每天过的是提心吊胆的日子,如果哪天看黄历走了眼,出门碰上巡逻队,货物没收,巨额罚款,船员蹲号子。遇上这种情况,还算祖师爷在天之灵保佑,能留下一条命。如果哪天祖师爷睡过头了,这帮徒子徒孙闭着眼睛和海盗来个亲密接触,那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星际海盗是苦出身,不娇气,绝不挑三拣四,不管什么货物,统统照单全收。问题是,星际海盗往往把整条走私船(包括船员)当成货物。所以走私船船员赌咒时说得最狠的话是:“让我出门碰上星际海盗。”

  除了星际海盗,巡逻船,还有在空间游荡的星体,保不齐什么时候会出现的“幽灵炸弹”这些都是让通天耗子头疼的因素。此外,走私船只敢走偏僻的航线,一般没有什么飞船经过,救援队也不喜欢涉足这些天域,哪天飞船出了故障,就只能听天由命。不少走私船就这样迷失在宇宙中,成了飞船木乃伊。过着这种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走私船船员都学会了及时行乐。通天耗子也任由他们这样,这倒不是因为耗子体谅手下,而是因为在他眼中,船员都是一次性筷子,用了就扔,没有保养这一说。

  自从上次上次遇险后,通天耗子再也不亲自押船了,而是让几个亲信轮流代劳。为什么让他们轮流押船?这也有讲究,虽说是亲信,通天耗子对他们还是没底。所以让他们轮流当船长,免得哪一个在船上呆得久了,黄袍加身的旧事重演,自己刀尖子上舔血,打拼出来的基业反而给手下人作了嫁妆。

  暴风雨是个新手,在走私船上没有什么根基,不会威胁到通天耗子的首领地位。后者有意栽培他,把他当作亲信,用以牵制潜在威胁。要知道心腹不但是手足弟兄,更是心腹大患,就要一茬一茬换。这个道理,从地球时代开始,到太空时代,一直没变过。所以暴风雨很受器重,这趟船,正是由他负责押送。目的地是地球联合国边境上的一处要塞,船上载着一百来吨外太空运来的高纯度能量晶块,顺便贩卖点情报,这才是真正值钱的东西。

  乌溜溜的走私船,偷偷摸摸地吐着尾流,混迹于太空垃圾中,地球联合国飞去。那堆太空垃圾是刚从一个空间冶炼站排出的矿渣,温度很高,向外辐射着大量红外线,可以掩盖走私船的行踪。太空垃圾正向一个人造黑洞飘去。

  这个黑洞也值得讲讲。它是一次实验的产物,主持实验的科学家凭借它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这位大腕在数百名保安的帮助下,从团团记者中杀出一条血路,好不容易回到实验室,才想起来自己先前光想着制造黑洞了,黑洞倒是造出来了,但不知道怎么摧毁它。眼睁睁看着饥饿的黑洞吧实验室囫囵吞下,科学家彻底崩溃了,想不到解决了一个物理学难题,带来的是更大的问题。临近的几个居住点也被迫搬迁,来不及迁走的两个工厂喂了黑洞。这一带从此成了无人区。

  后来某个商人听了这事,来看看了这黑洞。此人最擅长的,莫过于用看西施的眼光看恐龙,并且还能审出美来。在此处也不例外。他投资建了一个垃圾处理站,专把垃圾喂给这黑洞,在获得暴利的同时还解决了垃圾污染的问题。于是此人名声大振,成了一代人心中的偶像。人们想把最高的荣誉授予他,于是想到了诺贝尔奖。想来想去别的奖项都不合适,后来有人一拍脑袋,说就给和平奖吧,那是个大箩筐,什么人都能往里面装。

  这条路线,相当于星际下水道,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危险。就算巡逻队发现了,也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海盗,也不屑于到星际垃圾箱里刨他们这颗元宝,嫌惹一身臊气。所以此刻,暴风雨能偷到一丝闲空,躲在船长室里,和军师下棋。

  军师是个基因变异人,上半身是人形,下半shen是章鱼一样的八条腿。此人是飞天耗子的拜把子兄弟,足智多谋,地位极高,一般都留在巢里,只有做情报生意的时候才出来。因为他是唯一能和各国高层打上交道的人。这年头,能把马屁拍得这么滴流婉转的人着实不多了,军师算是一个。不过凭心而论,军师还算个不错的人,虽说他发现别人优点的本事的确超凡出众了一点点,但自己吃肉的时候不老惦记着夺别人的馒头,这大概就是一个好人的最低标准吧。

  水晶棋子,乌木棋盘,船长室里光线柔和,看着就舒服。军师和暴风雨两人你来我往,不甚急促,潇洒自如。也不着急,离进入危险地带还有点距离,喜得忙里偷闲,下棋消磨旅途。

  “将军”,军师漫不经心,用一只触手推了一个棋子一下。两手是闲不下的,它们正捧着一只茶碗,军师眯着眼睛细细端来详去。茶碗古旧,浮着几朵青花。边缘微微有一条裂纹,缓缓延伸下去。

  暴风雨眉头蹙起,盯着棋盘看了半天。又俯下身子,从棋盘侧面看了好一会儿,虽然换了两三个个视角,棋局还是那棋局,怎么看都瞅不出生路。他正要站起来,军师眼也不睁,又伸过一只灰白的触手,轻轻压在他肩上。

  “你也别以为从我这头看这棋局,就能找出活路。”军师手指摩过青花,那磁器像是化了一样,流散着润玉一样的光泽。

  暴风雨还不死心,挣脱军师的触手,凑到军师跟前,又端详开了。军师也不以为忤,八条触手舒展开来,地板上叉叉丫丫满是他灰白的触手。

  “重开局吧。”军师实在忍不住了,拍拍暴风雨的后脑勺,“这是死局,没得解。”

  斯巴达克终于死心了,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一屁股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叹口气,说道:“您老高,我服了。”

  “您说这都七八盘了,您也发扬发扬风格,爱护一下我这小辈儿,让我赢一盘过过瘾。”

  军师不干了:“想赢棋,那得凭本事。我能让你,别人可不让你。”

  抬眼看见暴风雨惨兮兮的模样,军师多少有些于心不忍,于是把握得温热的茶碗轻轻放在一旁的案几上,坐起身来。老军师端详着暴风雨,看得后者心里发毛。

  “咳,你小子,脑子是聪明,就是放不下。”见暴风雨一脸迷茫,军师补充道:“就刚才这几盘,明明已经是死局了,你就是不死心。有那功夫,咱爷俩再开一盘,说不能准你还能扳回一两局。这且不说,你下的时候,丢一个子都要心疼半天,这怎么能成事呢?壮士断腕,那也不是没有的事。拿得起,放得下,那才是真汉子。下棋的时候还好,要是真让你挑大梁了,你还敢这么婆婆妈妈,连个屁都放不利索?”

  虽说暴风雨是半机械人,没有放屁这功能,但军师还是有的。暴风雨也听出来这不是什么好话,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忙不迭地说:“您老教导得是。”

  军师来了精神,平时马屁拍多了,要不适当的教训教训人,那体内就阴阳失衡了。刚才说了一通,这下找到当长者的感觉了。于是一撸袖子,正要好好训训话,一个不长眼的小喽啰一头闯了进来。把军师半句话生生憋了回去。

  “报告军师,船长,发现可疑物体。”

  暴风雨如逢大赦,一拍这家伙的肩膀,指指自己的位子,跟军师说了声:“您老继续,我出去瞧瞧。”就抽身溜了出来。留在屋里的小喽啰是个半机械人,前些天耳朵里芯片烧了,相当于聋子。这小子在岗上早想下来了,就木呆呆地坐下,看军师嘴张口闭,看久了,多少有些倦意,脑袋不由自主上下颠起来。军师不知道这事,看这小子听得还真专心,不时还点头称是,心里大大的满意。于是一个乐得偷懒,一个唾沫四溅,二人各得其所,相处地也挺融洽。

  再说暴风雨,在门口听了一会儿,没出什么意外,就疾步走进指挥舱。

  舱里灯火通明,十来个船员正忙着驾驶飞船。观察哨迎了上来,领暴风雨来到观察台。那是一个圆形的平台,悬浮着走私船的模拟影像。蝙蝠一样的走私船在一堆飘荡的垃圾里并不起眼。暴风雨盯着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异样。

  观察哨指指离走私船不远的一块灰不溜秋的垃圾,暴风雨又仔细看了它一会儿,发现它正随着走私船,离得不远不近,每当走私船变轨后,不出两秒,它也跟着变轨。暴风雨明白走私船被跟踪了。对方是敌是友还不明了,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就算是飞船也不能例外。

  “除了瞭望系统,飞船上有开关的全关了。”接着,暴风雨又下令船体船员半机械人把自己关机,其他人进隔离舱——一个可以隔绝一切生命迹象的舱室,希望可以借此蒙混过关,让对方以为自己是一块太空垃圾。

  这招的确起有点效果,在接下去的几天里,那东西果然没有再跟上来。暴风雨松了一口气。

  这天,飞船随着太空垃圾飘到了黑洞边缘最后的安全地带。这里是和太空垃圾说再见的地方了。

  暴风雨解除了禁令,飞船有正常工作开了。这地方危险至极,只有这条走私船知道避开黑洞的航线,别的飞船根本不敢靠近。想来也不再会出什么岔子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不速之客 第二章 暴风雨 第三章 斯巴达克1 第四章 斯巴达克2 第五章 觉醒的机器人 第六章 狮虎山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