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修真

更新时间:2021-02-23 11:58:42

团购爱人 已完成

团购爱人

编辑:书信起笔作者:柚子文学分类:都市修真 主角:吴名,陈欣荣,黄菲虹,郭美玉,李逍遥,陈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网上团购爱人》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吴名,陈欣荣,黄菲虹,郭美玉,李逍遥,陈大海,田秀莲,南京,李胜利,于娜,叶苏,刘静,方小丽,周成涛之间的故事。网上团购爱人约-1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吴名陈欣荣小说名字叫做《团购爱人》,这里提供吴名陈欣荣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团购爱人小说精选:第一章回忆已是八月末,外面的阳光依旧耀眼,丝毫不减夏的味道,南方的夏天很长,长得似乎看不到头……还好我不在外面,如果待在外面,恐怕呼吸都是问题。吴名在心中暗自庆幸。他看着外面的阳光发着呆:“吴名,快,把叉车带上,有港货到了,叫上其他人,电脑的显示屏,很重,快叫多点人!”吴名应了声好,就从放在地上的纸板上站起身来,收起他的手机,从一堆手叉车中挑了一辆感觉称心的,然后边拖着边喊:“快啊,大家出来啊,显示屏来啦,快点啊!”这是一个有…

    陈欣荣哈哈笑着,“好,我就等着你的秘密礼物了啊,别到时说忘了!”“不会,忘了就太没面子了!哈哈!”……

    还好我不在外面,如果待在外面,恐怕呼吸都是问题。吴名在心中暗自庆幸。他看着外面的阳光发着呆:“吴名,快,把叉车带上,有港货到了,叫上其他人,电脑的显示屏,很重,快叫多点人!”吴名应了声好,就从放在地上的纸板上站起身来,收起他的手机,从一堆手叉车中挑了一辆感觉称心的,然后边拖着边喊:“快啊,大家出来啊,显示屏来啦,快点啊!”这是一个有几个篮球场那么大的仓库,仓库里整齐的摆放着大件的货物,这些都是这家工厂组装电脑要用到的零件。现在堆放的货物不多,喊完都有回声。吴名喊完后,从高高的货箱之间的间隙中钻出人来,他们都在里面偷偷休息。大家都拖着叉车,擦着惺忪的睡眼,懒洋洋地走着。吴名抖擞着精神,尽管阳光刺得让人不想睁眼……

    吴名被大家这么一叫,又一次回到现实中。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郭美玉,也不是图编李逍遥,是坐他斜对面的文编朱悠悠。原因是吴名斜对面的视线不会让电脑屏幕阻挡。这是理论上的原因。当然也有人没有那么客观,比如在楼上销售部的总监李胜利,他就认为吴名常往朱悠悠那边看是因为她胸前的是两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而不是平整的飞机场。关于朱悠悠,还有个传奇般的故事:话说,有一天朱悠悠来公司面试,老板见了感觉没什么特别之处,便要回绝了她。谁知她激动了,着急的靠前问个究竟。她靠近的时候,胸前的双峰有点阻挡她,她就顺手把双峰抬起,放到老板桌上,然后老板就招了她。吴名看了一眼朱悠悠,然后问大家:“我有什么事吗?”“没事你啊什么?”李逍遥抢着问。“我啊什么了呀?”吴名满脸疑惑。“你啊的叫了一声!”朱悠悠接了一句,然后继续写她的文案。“哈哈,有吗?我怎么没听到!”吴名哈哈笑着。“你不是发春了吧?哈哈!”李逍遥调侃地说。这时,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李逍遥赶紧打住不说话,继续改他的图片。进来一个女生,是公司的前台,前台小刘问了一声:“吴名,你账上还有钱吗?帮她买点东西!”说完,又进来一个女生。一个略有肉感的女生,白净中透着红晕,脸上的笑容如玫瑰花绽放般艳丽,晶莹的笑声听了身心舒畅。她一头卷长发,身上穿得是公主款的蕾丝短裙,看着就像芭比娃娃。吴名应了声好,然后就让她坐在旁边。“你有没有账号?”吴名转头笑着问“芭比娃娃”。“芭比娃娃”脸上依旧绽放着玫瑰花般的微笑,“没有啊!我是路边看到你们的传单才知道有1块钱的水疗团购的,我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里的!”吴名心想:看来我们的传单还是有效果的。“那我帮您注册一个账号吧!就用你名字的拼音吧,比较好记,你叫什么名字?”“芭比娃娃”笑着说:“黄菲虹!”大家听了很是意外,吴名疑惑地问:“黄飞鸿?”黄菲虹笑着,脸上泛起红晕,“加菲猫的菲,彩虹的虹。”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哈哈,名字不错哦!”吴名笑着对黄菲虹说:“我以为大名鼎鼎的黄飞鸿也参加团购了……”黄菲虹听了哈哈笑着:“我是不会武功的黄菲虹,不是会武功的黄飞鸿!这样就能区分了。”吴名睁大眼睛张着嘴看着电脑,心想:这样能区分吗?我觉得更乱了。“注册好了,你要买水疗的吗?要买多少?”吴名问。“我买40份!”黄菲虹认真的说。“这么多啊!有效期一个月哦!你这样不是水疗是疗伤吧?每天都疗?”吴名一脸意外。“哈哈,不是呀,我会送给朋友啊,我一个人怎么用得了那么多呀,会脱皮吧。”黄菲虹笑着如是说,然后用手轻轻拨了拨她的长发。“哈哈,原来是送朋友,您电话号码多少,我发团购券到您的手机里,40条短信哦,您注意接收。”吴名一边说,黄菲虹一边认真地点头。“到时凭短信去商家那里消费就可以了。商家会验证短信里的券号和密码的。”吴名一边说一边熟练地操作电脑购买团购商品,这些操作他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了。团购在这个小小的山城是很新鲜的事,很多人并不知道怎么购买。对于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吴名来说,这是多么容易多么轻松的事情,所以帮人注册、购买、讲解团购操作的工作就落到这位电脑高手手里了。吴名常常想,我一个学技术的,怎么就做上营销推广的工作了。所以说,世事难料。

    吴名刚追出门,就看到正要往回走的黄菲虹。“美女,你的钥匙忘拿了!”吴名小跑着过去了。“谢谢你送出来!我正要回去拿!我老是忘东忘西的。”黄菲虹站在车边,她身旁是一辆白色的宝马X3,大气而不失优雅。“这是你的车?跟你一样漂亮啊!”吴名微笑着,把钥匙递给黄菲虹。黄菲虹听了这样的双重赞美,不好意思地笑着,脸上泛起绯红:“谢谢你,这里很晒,你先回公司吧!”吴名笑着点了点头:“你先上车,你车都要晒黑了!”黄菲虹笑着上了车,关上车门,向吴名挥了挥手,开车走了……

    “吴名”,一个清脆的女声在她耳边响起,把他从恍惚的状态中叫醒。叫他的女生戴着一副粉红色的眼镜,镜框是椭圆的,镜架很适合的贴着她的脸,你会觉得眼镜就如她身体的一部分,看着很自然。

    郭美玉看到群里有人发问:“有人吗?”她马上敲上“有人啊!”那个叫温水煮青蛙的在群里大喊:“我中午团购的套餐太不值了!价钱是比餐牌上便宜很多,但是上的菜比以前我直接去吃的时候少很多啊!”郭美玉忙敲上:“有没有拍照留证据啊?”“吃饭还要拍照留证据?没拍!你们真的比给力团要差很多啊!你们要拿出大团购网的专业来呀!”……温水煮青蛙的这些质疑,让郭美玉不知如何是好。一个叫“九零后侠女”的也加入了这场质问:“是啊!你们视界团的服务真的差很多,买了东西都没短信呀,没短信我多麻烦呀!……”500人的群是很热闹的,一天几千条对话在那小小的QQ窗口中由下往上移动着,没有很快的反应能力,看都来不及。群里不是每个人都会参与讨论,说的多的还是那十几二十号人,他们是看到热闹就想挤进来看看的人。他们一般会通过“什么事”、“什么情况”、“不是吧”参与进来,然后就可以看到群窗口中的图文不停的往上移动,不停地更新消息。这种混乱的场面,对于刚接手这项工作不久的郭美玉来说,是很难应付的。她真希望自己能有十只手,能不停地回答各种质疑。

    欣荣的电话响了,欣荣见是吴名打来的电话,赶紧把电话接起来。

    似乎在医院躺了很久很久,陈欣荣才能睁开双眼。陈欣荣眼前的一切竟如此的模糊,这种模糊,让她不受控制的紧张和害怕起来。她在担心是不是自己的双眼,已经要失明了。病房里进来两个人,这两个人她看得出奇的清楚,他们是她的爸妈:陈福和方红兰。陈福进来就问陈欣荣:“眼睛没有什么问题吧?”脸上一点也不着急。方红兰接着说:“看起来没事!”方红兰在笑,笑得很开心。陈欣荣看着她的笑,觉着特别的恶心,感觉有着各种混杂的味道在体内翻滚。想说些什么,却张不开嘴,她的嘴让纱布缠绕着。方红兰笑完又接着说:“杨晓军回梅州了哦,你今晚陪一下他。”说完诡异地笑着。陈欣荣听到杨晓军三个字,她就感觉到一阵接一阵的痛楚,像虫子一般钻进自己的心口。她想捂着自己的胸口,但是自己的双手却动不了。她忽然发现,房间突然暗了,像是医院突然停电,她的四周笼罩着黑暗。她看不见陈福、看不见方红兰,也看不见扬晓军,她害怕地闭着眼。她讨厌黑暗,黑暗让她喘不过气。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快速的睁开眼,她希望能看到灯光。她睁开的那一刻,杨晓军扭曲破碎奸笑着的脸正在向她靠近……

    房里这时候进来一个人,这个人她很熟悉,他就是周成涛,陈欣荣的跟踪目标。陈欣荣见周成涛进来,内心略显紧张,以为自己的跟踪败露了。但是,周成涛进来后,只是关心她的情况,并没有提及跟踪的事,这让她的心安定了一些。“姐夫,是你送我来医院的?”欣荣小心翼翼地问。周成涛点点头,接着说:“我刚停车,就听到很大的响声,就回头看了看,没想到是你出了车祸,我就赶紧把你送来这里了。”周成涛笑了笑,眼睛眯成一条线,在他高大发胖的身躯中,眼睛显得特别的小。他接着说:“万幸呀,没有伤到骨头。你是手臂手掌和头擦伤,流血比较多!哦,医生还说有一点脑震荡,不过不严重,多休息就好。”陈欣荣听着,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这么好的人我怎么能偷偷跟踪他呀!“姐夫,谢谢你哦,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欣荣显得有些愧疚。“哈哈,小事情啦,不用这么客气!我叫了菲虹过来,她应该快到了。”说完,他看了看表,神色有些着急。“姐夫,你是有事要忙吗?我这里没事,你去忙你的呀!”菲虹看出了他的心思,她接着说:“我这真没事,而且虹姐也会过来呀。”周成涛点点头,“主要今天约好要签个合同,那我先走,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周成涛看着陈欣荣,欣荣笑着点点头,“嗯,你去忙!”。他见欣荣点了头,便起身往门外走,刚好黄菲虹正从门外进来,两人在门边简单说了两句就互相道别。

    黄菲虹穿着黑色的雪纺上衣和黑色的超短裤,露出白色的肌肤,黑白的对比,显的皮肤更加白皙。“哇,虹姐,你好白呀!”连欣荣见了,也惊呼。“啊?我今天穿的很黑呀?”黄菲虹没能理解她的意思。“虹姐,我是说你的皮肤!哈哈……”“欣荣,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哦,没事吧!你还笑得出来哦。”黄菲虹关切地问。“嗯,没事,我命大,哈哈。见到你我当然笑得出来!”欣荣说完这句,声音突然低沉了下来。“我刚才做了个噩梦,很恐怖!”“什么噩梦?!”“梦见杨晓军了!”欣荣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的没力气。“你们之间到底怎么了,怎么你这么怕他?”菲虹充满疑惑地问。陈欣荣没有回答,神情略显紧张。菲虹见有些不对劲,就止住这个话题,没有再问下去。“你手上要多久才能好?”“不知道哦,应该不会很久,姐夫说伤的不是很重,应该不会很久吧?”“他送你来的?你在跟踪他的时候出事的?”菲虹说后半句的时候,声音很小,似乎怕别人听到。欣荣点了点头。“你怎么没听我的呀,都说不要你去跟踪。”菲虹抓着欣荣的手,心疼欣荣因为她而受伤。“虹姐,根据我这两天的数据分析,姐夫应该没有外遇,我怀疑是你看错了!”菲虹没有说话,若有所思。“虹姐,真的,你们好好谈一下,姐夫人很好,我看你们刚才在门口说话太冷淡了,冷得我牙都要掉了。”欣荣说完,哈哈大笑。“还笑!你总是这么夸张!”黄菲虹轻轻点了一下欣荣的头,“大人的事,小孩不懂!”欣荣听了,瞪大眼睛摇着头:“我是大人,你才是小孩,不信你随便问一个人,保证都说我是姐,你是妹。我好羡慕你的哟……”黄菲虹笑着,“欣荣,我大你九岁好不好!”“虹姐,你天生丽质呀,我羡慕你的哟……”黄菲虹嘴上笑着,心里却很沉重,她要想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她尖叫着,但没有声音。两人正要贴在一起的时候,她猛得坐起了身……到处阳光明媚,白色的房间里散发着消毒水的味道。她才知道,刚才的恐怖,只是一个噩梦。

    已是八月末,外面的阳光依旧耀眼,丝毫不减夏的味道,南方的夏天很长,长得似乎看不到头……

    吴名看着电脑,正在做着八月的工作报表,八月新增了几个会员,八月的销售额是多少,新增会员带来了多少销售额,策划了多少活动,活动带来了多少新会员,采用了哪些营销方式,各方式效果如何,推广费用多少……吴名一边想一边写,营销方式分线上线下,作为团购网站,线上的侧重点更大,因为线上更容易产生购买。线下收效慢,但为了在新开发的市场中产生品牌效应,线下宣传还是必须要有的。“还好每个月都差不多”吴名心想:很讨厌做报表,现在什么都要量化考核,什么都能量化考核的吗?怎么你们不量化考核一下我的爱国情操?”“小玉,我们上个月做了哪些宣传?”吴名头也没转,盯着电脑屏幕问身旁的女生。“线上主要就是微博、论坛、QQ群发、邮件群发,线下主要就是DM广告了。”郭美玉还是用清脆的声音回答。“哦!”吴名只是应了声,继续完成他部门的八月份报表。吴名的部门人不多,包括他在内,就两人:吴名和郭美玉。

    吴名条件反射地回过头,恍惚地看着坐在他旁边的女生。女生微笑着,露出一口皓齿。“吴名,你没事吧?”依旧是清脆的声音,“你怎么把窗帘拉开了?太亮了,屏幕上的字都看不清了!”吴名哈哈笑着:“没什么啊!”说完他拭了一下鼻子,扶了扶他黑色的镜框,那是一副接近纯黑的镜框。他很喜欢的一副眼镜,从大一那年,一直到现在,按他的话说,这是一副见证了他成长的眼镜。吴名笑着把窗帘拉了回去,阳光被窗帘牢牢地阻隔在外面。房间不大,十几平米,里面摆放着4张简约统一的办公桌,每张桌上都有台电脑,房里坐着4个人,大家都很安静。只听到轻轻地空调声和电脑散热器的声响,还有就是一连串敲击键盘地噼啪声……

    40条短信发了好一段时间才发完,短信接收完后黄菲虹就着急地走了。吴名则继续写8月份的报表。不经意间,他看到一个汽车钥匙放在桌上。这钥匙是黄菲虹的钥匙,走得急忘了拿了。李逍遥也看见了车钥匙,他似乎是见了宝一样兴奋:“哇,是BMW的车钥匙呀!难道黄菲虹就是传说中的白富美?!”“吴名!把钥匙给我,我去送给她!”李逍遥着急的说。吴名不用脑子想都知道李逍遥打什么主意。“我不会给你机会祸害祖国的花朵的!”吴名说着就拿了钥匙出去了,身手敏捷像阵风地追了出去。“哇,这么快,搞得好像英雄救美!”李逍遥有点不屑的说。“吴名说的不对,你怎么会祸害人家呀!”朱悠悠笑着说,手中的活并没有停下,还在噼啪啪啪地打字。李逍遥虽然感觉意外,没想到朱悠悠会挺他,但他还是说:“还是悠悠说话比较实在!”朱悠悠淡定地接着她刚才的话说:“你怎么会祸害人家呀,人家根本不会给你祸害的机会呀!”说完她哈哈地笑着,然后手才第一次离开键盘。因为她要躲避来自李逍遥的攻击。一直没说话的郭美玉在一旁像看戏一样看着他们俩,自己偷偷笑着……

    吴名一个人站在外面,阳光依旧毒辣,他额头已经冒出了汗。他仰头看着耀眼的阳光,他又一次陷入回忆里:吴名缓缓地睁开双眼,刺眼的阳光让他感觉难受。他眼前是白色的世界,白色的墙、白色的床被、白色的大褂……他用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才反应过来,他现在躺在医院的病房里。房间里很多人走来走去,却没有他认识的人。他的目光在这不大的病房里游移,他在寻找一个人。这时候的吴名还没毕业,在深圳的一家电子厂实习。他这次工伤,家人不在身边很正常,他不是寻找家人,他在找他的女朋友,他的初恋。吴名近乎绝望地坐在病床上,没想到自己受伤了,女友也不来看看。这时候病房进来一个人,一头黄色的短发,上身穿T恤、下身穿牛仔的女生。她是吴名的“发小”陈欣荣,俩人从小认识,她也是吴名唯一的“哥们”。吴名经常和陈欣荣联系,吴名被叉车撞伤晕倒后,他的工友们从他手机找到了她的电话,她就第一时间赶了过来。“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广州吗?”吴名见到陈欣荣时一脸意外,“我不记得我怎么了?”吴名显得无精打采,一脸病容。“你在厂里受工伤了,你的工友打电话给我的!”陈欣荣一边说一边削着刚从外面买回来的苹果。“哦,没给我爸妈打电话吧?这么小的事不用告诉他们!”吴名看着陈欣荣,伸手接过刚削好的苹果。“没有,我还不了解你吗,什么事都不能说的。”陈欣荣继续削着第二个苹果:“你在等刘静吗?她不会来的啦!你们昨天不是分手了吗?”吴名瞪了她一眼,她还是继续说:“她不是说跟着你没前途吗?没想到她是这么现实的人!”吴名显得很不耐烦,“别说了!我不会再相信这样的人!”陈欣荣吓了一跳,她直接把削一半的苹果塞到吴名的嘴里。“喂!你不过是失恋,至于这样吗!”陈欣荣生气地看着吴名。吴名看着生气的陈欣荣,觉得自己过份了,小心翼翼地说:“这次谢谢你照顾我!”他停了一下,然后说:“不过,我真的吃不了两个苹果!我请你吃!”说完把刚才塞嘴里的递给陈欣荣。陈欣荣扑哧笑了。吴名看着她,然后回头看了看窗外,心想:我不想再见到你!我讨厌这阳光,我讨厌这8月!吴名的皮肤被阳光晒的发烫,把他从回忆的状态烫醒回到现实,他低下头,回办公室工作!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贴在一&只是一

    她尖叫着,但没有声音。两人正要贴在一起的时候,她猛得坐起了身……到处阳光明媚,白色的房间里散发着消毒水的味道。她才知道,刚才的恐怖,只是一个噩梦。

    2021-02-24 06:59:41详情点赞(0)回复(0)
  • 电话响&紧把电

    欣荣的电话响了,欣荣见是吴名打来的电话,赶紧把电话接起来。

    2021-02-23 04:02:48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