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来日方长

时间:2021-02-24 06:22:15来源:青青文学

郑斯年不敢跟纪南城突然发生正面冲突,放下自己安笙,灰溜溜走了。纪南城横抱抱起安笙,迅速上楼。他的专属司机了替他再打开后车座的门。“去哪儿,先生?”“南苑。”纪南城的手掌纪南城打横抱起安笙,快速下楼。。

>>>《霸总心尖的朱砂痣》章节目录<<<

第25章 来日方长小说

郑斯年不敢跟纪南城发生正面冲突,放下安笙,灰溜溜走了。

纪南城打横抱起安笙,快速下楼。

他的专属司机已经替他打开后车座的门。

“去哪儿,先生?”

“南苑。”

纪南城的手掌覆上安笙的脸颊。

红晕中泛着滚烫。

车子启动,她星眼微睁,嗫嚅着,“郑斯年——你混蛋——”

纪南城在她耳边小声道,“放心好了,是我。”

安笙一看到他的俊颜,就想躲。可惜,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贴上去。

纪南城紧紧抱住她纤细的腰肢。

此刻的安笙,呼吸声已经有些急促。

“纪南城,拜托——送我回安居——”

她不想再跟纪南城滚床单,用仅存的意识表明自己的态度。

纪南城腾出一只手,拿起手机,脸色的戏谑顿时不见。

安笙怕自己犯浑,狠狠咬住下唇。

纪南城已经打开手机免提键,“千阳,问你件事儿,有种女用的催情药,可溶于酒,用过的人,几分钟之内就全身滚烫,乏力,意识不清,怎么个解法?”

“怎么解?当然是男人来解啊!”顾千阳吊儿郎当的声音响起。

纪南城又问,“如果去医院洗胃呢?”

“洗胃?开什么玩笑!这种东西入口就会飞速扩散到身体每个细胞,胃里又能有多少存货?咿,谁中了这种药?哈哈哈,不会是苏西元吧?”

“胡说!”纪南城把手机扔一旁。

安笙浑身颤抖,骨子里有个无比疯狂的念头。

此刻的她,既不想靠近纪南城,但又左右不了自己身体的强烈需求。

她一边骂自己,一边主动圈住纪南城的脖子。

纪南城笑吟吟道,“我今晚就把自己借给你。”

安笙无地自容,双手死死攥住纪南城的西装。

车子一停,纪南城抱着滚烫的安笙走进南苑的主卧。

室内光线晕黄,散发着暧昧的气息。

安笙的身体一挨到暄软的大床,就想挣扎着起来,可惜,用不上一点力气。

纪南城已经反锁上门,脱掉外套。

“安笙,千万记住,我在帮你。”

“别,纪南城——扶我去盥洗室,用冷水冲一下,估计就好了。”

安笙忍住体内越来越强烈的躁动,趴在床头,不敢直视眼前的男人。

“做完再去。”

纪南城话音一落,就解开她的连衣裙······

安笙开启了一场愧疚和充实纠缠的旅途,纪南城不光有好手段,还很卖力。

一遍又一遍,没有餍足。

身体和欲望,在这夜同时绽放。

安笙醒来的时候,已经艳阳高照。

被纪南城折腾一夜,她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

她用羊绒毯裹住自己的身体,欲哭无泪。

“昨晚把你累坏了,你是先用早餐,还是再睡会儿?”洗漱完毕的纪南城已经俯身过来,体贴万分。

安笙把脸埋到毯子里,沉默。

她明明不想跟纪南城有任何联系,现在却又跟他滚到一起!她的骄傲,她的矜持,好像都烟消云散了。

“安笙,这种事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不算什么。我只想告诉你,昨晚的你很热情,很主动,让我倍感以为——”

“不许再说了!”安笙痛苦嘶喊。

“昨晚我那般卖力,你非但不感激,还怨声载道!”纪南城华眸微扬,“我要回公司一趟,你起床后记得给我打电话。”

打你个大头鬼!

安笙抓起一个枕头,砸向已经到卧室门口的纪南城。

纪南城一把接住,把枕头轻轻放到沙发上,推门而去。

安笙“哇”的一下哭出声来。

哭累了,她才缓缓起身,穿衣。

拖着疲累的身体,走出南苑。

纪宅二楼。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掀起灰色丝质窗帘的一角,凝望着院落里渐行渐远的女人背影。

她穿了件白色大衣,及膝的暗红修身羊绒裙子裹着妖娆的身子。

她及腰的黑色微卷长发,衬托出她完美的脸部线条。

在他眼里她容颜依旧,这两年中只是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风韵。

怕她难堪,他故意说去了公司。

他刚上二楼,她就迫不及待离开。

看来,他在她眼里,真的无足轻重。

无妨,来日方长。

安笙回到安居,赖在床上玩手机的慕情深看到她,立马光脚下床,抱住她。

“你昨晚去哪儿了?我给你打了几十个电话,就是没人接。在我差点报警的时候,纪南城接了电话,说——你跟他在一起。”

安笙瘫坐地上,双手抱住头痛欲裂的脑袋,反复想着昨晚那不堪的一夜。

“笙笙,你倒是说话呀,他是不是欺负你了?”慕情深帮她抚了下额头的碎发。

“没有。”安笙守口如瓶。

“笙笙,你不用怕。如果他欺负你,咱们就去公安局告他。你不要把事儿压心里,有什么不能对我说的?”

泪水在安笙眼眶里打转,她扑到慕情深怀中,大哭。

慕情深在她断断续续的哭声中,听了个大概。

“好事儿啊,你哭什么!如果纪南城看上我,我就不用这么辛苦赚钱了,笙笙,不是每个女人都会跟你一样走狗屎运的,你就好好珍惜吧!”

安笙撇嘴,“慕情深,我还以为你会安慰我,哪里知道你现在变得这般势利眼。”

“好好好,我的姑奶奶,我错了,我该给你撑腰才对!要不我找人,狠狠揍纪南城那个混球一顿?”

“啊呀!”安笙尖叫,“昨天疯狂了一夜,好像——并没采取什么安全措施!”

“这事儿耽误不得,真要中了,你就等着当单亲妈妈吧!我马上帮你去药房买药。”

慕情深抓起外套,拉开防盗门。

“安笙住在这里吗?”

一个沉闷的老男人声音在门口响起。

安笙一个激灵,飞快起身。

安又新竟然找来了!

“爸,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

安又新犀利的目光,飞速扫了整个房间一遍。

“离婚了,不跟我说;没地方住,也不跟我吱声,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爸爸?”

一股久违的温暖从安笙心底生出。

她鼻子一酸,想哭。

慕情深识趣地把安又新让到房间,对安笙摆摆手,“笙笙,你跟叔叔聊,我去替你代购啦!”

霸总心尖的朱砂痣

霸总心尖的朱砂痣

作者:凤十七类型:都市言情状态:连载中

……

小说详情